<nobr id="c3pup"></nobr>
  •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衍墨軒小說網

      第四十五章:殊死反抗

      小說:質子妃的自我修養 作者:BULIN 更新時間:2019-04-26 20:08
        你給我解釋解釋!
        這句話怎么聽著這么耳熟?
        哦是了……這是某位吃醋的漢子逼迫自己相好的‘愛我還是愛他’時問的話。
        安歌看著蘇子木那緊繃的面孔,腦筋轉的飛快。
        怎么辦?
        要不要坦白?
        這個念頭一閃出,安歌立即打消了。
        逗呢?坦白從寬,牢底坐穿!況且,就蘇子木目前這個表情,坦白不坦白似乎沒有什么決定性的影響。
        咬緊牙齒,死扛到底?
        不妥!死扛也是看情況的,首先要分事情的嚴重性,嚴重的,那是自尋死路,錯上加錯;若是輕的……到是可以撒嬌賣萌,打滾耍賴蒙混過關。
        可……我這個事情到底是嚴重還是不嚴重的?
        安歌偷瞄了一眼蘇子木,發現他一直黑著臉,盯著自己。
        目光一觸而退。
        不行不行,不敢仔細看,這廝現在處于一個混亂時期,單單從表情是無法看清他的怒氣到底堆積到了什么地方。
        拖?
        emmm……安歌眉頭微微一皺,心里不斷的嘀咕著:怎么拖?田七被嚇得一直哭到現在,嗓子都有些沙啞了,但還是不敢停下。出賣她顯然是不行了,而且……也拖延不了多少時間。
        外面的那群小侍女,那更別提,蘇子木剛剛的高聲質問,估計都把她們腿都嚇軟了。
        更別提什么靈機一動,幫我尋求機會的事情了。
        那……只能靠自己了!
        腦袋僵住不敢亂動,以防引起蘇子木近一步的怒氣。
        眼睛方向空處,完全不敢和蘇子木有任何目光上的接觸,哪怕是余光……
        手臂緊緊的貼在身體的兩側,這樣方便安歌她肌肉發力。
        因為安歌剛剛滑進被子里,所以整個人現在處于床榻的中間位置。
        所以個子不高的她,此刻腳也能夠到床尾。
        而安歌此刻的目標,則是擺放在床尾邊,那個正在飄散著熏香的熏爐。
        踢翻它!制造混亂!緩解這種僵持的局面,至于之后的發展……先給我點時間啊!鬼知道蘇子木這一次不好騙了呀!
        只要給我時間,我安良辰有一百種方法,讓自己度過這種難關!
        像蘇子木這種人,才配的上我安良辰認真出手!
        但就在安歌梗著腦袋,翹起腳尖,準備踢翻那熏爐時,卻沒有發現,蘇子木那原本明亮的眼睛,漸漸的瞇了起來,越看不清神色了……
        蘇子木抿著嘴唇,看著那屏住呼吸,緩慢的用著腳尖,蹭著床尾熏爐的安歌。
        心里莫名的好笑。
        腿短還逞強,真當我眼瞎?
        到現在還指望糊弄過關,真是……真是調皮的很!
        蘇子木看著安歌極其費力,他也跟著別勁,最后,實在是看不過眼了,一把抓住了那不斷擠弄的小腳丫。
        嗯!倒是粉嫩晶瑩,可愛的緊,就是這個主人,實在是太過跳脫,氣人的很!
        還想踹翻熏爐?那熏爐燙的很,若是傷到了,豈不是心疼。
        安歌猛的感覺到自己的腳被某個固體碰到了,心里一喜,還以為自己蹭到了那熏爐的邊上,用力之下,卻發現,質感不同。
        似乎……不是那種冷冰冰,硬邦邦的架子,而是……
        安歌垂著眼皮,看著那不斷用大拇指在自己腳腕上撫摸的大手,臉色一白。
        被發現了!
        條件反射般的要把腳縮回來,但蘇子木又怎么會如她所愿。
        那溫潤滑嫩的肌膚,倒是讓蘇子木心神一動。
        小臂微微一用力,反而把腳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安歌用力之下,反而被拉著轉了一圈。
        整個人從頭北腳南,變成了頭東腳西……
        屁股更是緊緊的貼到了蘇子木的大腿外側。
        這個姿勢好危險!
        安歌內心警鈴大作,特別是在蘇子木不斷摸索著自己的右腳,慢慢的從腳腕覆蓋到腳背直至腳趾。
        微燙的手掌,讓安歌汗毛聳立,肌肉緊繃。
        不行!
        安歌一個鯉魚打挺的坐了起來,雙手猛的按住蘇子木那緩慢移動的手掌,臉色僵硬的看著他:“殿下……”
        額頭慢慢的出汗了:“女兒家的腳……碰不得……”
        “哦?連自己的丈夫也不行么……”
        “殿下身份尊貴……臣妾不敢……不敢……”
        “我不在意……”
        我在意啊!話說你怎么跟你娘一樣啊,你娘喜歡摸人手,你喜歡摸人腳?!
        安歌死死的壓住蘇子木的手掌,不讓他再有絲毫移動,手指頭一個一個的扣著,企圖把腳從他的魔掌中掙脫下來。
        只可惜,力不如人。
        還沒等她掰開三個手指,又有四個手指覆了上去。
        哈吉嘛!
        你剛剛不是在要我給你解釋解釋嘛?我們現在好好解釋解釋好不好?
        安歌已經感覺到氣氛的詭異了,這……這特喵的好像不是在興師問罪,而是,而是調……調……
        呸!
        安歌在內心唾棄了自己一下,把那個可怕的字眼甩了出去。
        就在安歌微微走神的時候,腳面的戰斗已經進一步白熱化。
        ‘mayday!mayday!右腳受到攻擊,請求支援!請求支援!!’
        ‘請求收到,指揮部正在部署最新戰斗計劃!左手右手必須拖住敵方攻擊速度,給我軍爭取準備時間!’
        ‘戰斗進一步惡化!我方陣線正在奔潰,右手兵力傷亡慘重,以無力支援,左手正在殊死防抗,但落敗只在旦夕之間!’
        ‘左手已被對方包圍,對方正在瓦解我方控制范圍,大拇指連隊已經失控……食指連隊已經失控……’
        ‘指揮部收到指揮部收到!’
        ‘指揮部發出最后指令!啟動全自動左腳攻擊程序,攻擊指令已受理!雙眼雷達已經鎖定目標;腰部肌肉準備蓄力,蓄力完畢;臀部肌肉準備蓄力,蓄力完畢;大小腿肌蓄力準備,蓄力完畢。’
        ‘開火!!!’
        我踹死你丫的!
        哪帶著安歌無限的憤怒與羞惱,包含著最后的抗爭信念的左腳,在灌注全身力量之后,呼嘯著向著蘇子木那張散發著淫-邪氣息的腦袋飛去。
        白嫩的小腳丫飛速的前進,眼看就要印到了蘇子木那張大臉上。
        卻不想,半路上卻殺出一只程咬金。
        ‘報告指揮官,對方右手部隊正在飛速撤離,目標我方左腳!’
        ‘不惜一切代價,攔截對方的回防。’
        ‘報告指揮官,對方回防太快,我方已經失去最佳攔截時機……’
        ‘……’
        安歌看著自己那落入蘇子木右手的左腳,和還在和對方左手糾纏在一起的右腿雙手,腦袋慢慢的上抬。
        最終看到了蘇子木那張滿是‘變態’笑容的臉。
        哦吼……
        被抓住了呦。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福建快3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重庆时时彩彩官方网站 山东时时怎么中奖 河南481中奖规则 五大联赛开赛日期 翻牌机游戏手机版下载 gpk电子以分技术 内蒙古时时最新号码 35选7好运4开奖 北京时时11选5开奖 快乐炸金花万人火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