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c3pup"></nobr>
  •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衍墨軒小說網

      第二十三章:花朝節

      小說:質子妃的自我修養 作者:BULIN 更新時間:2019-03-11 03:48
        習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當安歌突然間意識到自己,似乎沒有了一開始對和蘇子木同床共枕的那種排斥感了。
        而自己僅僅只不過是和他睡(呸!這個糟糕的字眼。)了兩晚。
        呆坐在床上,任由自己的頭發肆意的垂落,遮住自己的臉。
        床鋪內側的溫度還在,依舊還能嗅到蘇子木遺留在被褥上的氣味。
        安歌,你不能這樣墮落下去啊!
        你怎么能為了逃避危險,就這樣隨便的和一個男人同寢同睡呢?
        男子漢,大丈夫。頭頂天,腳踏地。
        區區(?)一個還不一定存在的魯王危險,就能讓你不知羞恥(?)的連夜跑到別的男人床上?
        而且更可怕的是,你居然沒有主動離開的念頭!
        甚至還有一種似有似無的依賴感?難不成你被昨天晚上那幾句花言巧語(?)給蒙騙了?
        不就是死嗎?
        又不是沒死過呀?(嗯?)
        站起來跟他剛正面啊!你可是穿越者啊,注定要主宰這個世界的藍人(?)啊!
        這點小小的挫折都不能應對,你怎么能對得起,身上背負著的穿越者稱號啊!
        你是受天道眷顧的主角!所有的困難危險都是給你送經驗的大禮包啊,看看這個真實的世界,你覺得作為一個億萬分之一的穿越機會獲得者,會讓你來到這個世界就嗝屁嘛?就是送你到這個世界,讓那個不知名的魯王殺的嘛?
        不可能的!
        想想那個陳圓圓,區區一丟丟的小傷(?),就香消玉損了,換了你后,不僅大病沒事了,甚至加了點小傷也都堅強的活了下來。
        給別人行嗎?不行,為什么?因為……
        你才是天命所歸之人啊!
        天命所歸之人啊!
        所歸之人啊!
        人啊!
        啊!
        安歌的腰板瞬間硬了許多,垂下的腦袋也嗖的立了起來,手指撩起那不聽話的頭發,帶著六親不認的表情。
        “田七!咱們回錦和院!!!”
        從來沒有像今天這般,走的如此有底氣,安歌感覺自己的腳下像是乘了風,看著那走廊上不斷停下給自己行禮的侍女,安歌的眼中滿是對于弱者的蔑視。
        什么鹵王,腌王的,在哥面前,都是菜!霸氣知道不?霸氣!
        我可是天選之人!
        天選之人!
        安歌現在活像是當年叫囂著‘蒼天已死,黃天當立’的張角一般,帶著無邊的氣勢沖進了錦和院。
        小爺不走了!有種你們來吧。
        可是……
        不知為什么,當安歌沖進錦和院的時候,他的腳步突然間像是被某種神秘的力量牽扯住一般,瞬間慢了下來,直到最后,盡然站立在那里不動了。
        咕嚕……
        安歌眼珠子不斷的掃視著,那無邊的霸氣(?)似乎也像是被戳破了的氣球,一下子消失不見了。
        若不是身后跟著跑的氣喘吁吁的田七等人,安歌估計都會悄悄的溜出去。
        自己真是蠢,就是天選之人,也不能冒然的沖進去啊。
        “咳……”安歌抬起手臂,讓袖子遮住自己的臉,免去突然間停住的尷尬“那個……田七,你去房間里打掃下,一夜未歸,定然是臟的不行!”
        ?田七一臉黑人問號,但奈何主仆有別,也只好喏了一聲,帶著幾個小侍女向著里面走去。
        行走間,還嘀咕著“我記得昨天晚上離開時,是落了鎖的呀……”
        !!!
        安歌的眉毛duangduangduang的跳了起來,腦袋四處的觀望著,腳下的步伐,卻是在慢慢的向后挪去。
        就在此刻,一聲尖利的叫聲從寢室里傳了出來。
        已經是有些不安的安歌更是嚇的亡魂大冒,腳下力氣也軟了七分,一屁股拍在地上,臉色慘白的看著突突尖叫著跑出來的小侍女們。
        完蛋了!
        這下自己連跑的機會都沒了……
        蘇子木臉色鐵青的坐在自己的床邊,看著躺在床上目光呆滯的安歌滿眼的心疼。
        “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妃昨日還好好的!”
        田七等人跪在地上,立春等幾個小的侍女,更是梨花帶雨,哭的厲害。
        蘇子木眉頭一皺,看了看依舊神色恍惚的安歌,聲音不由的低了些許,指著跪在最前面的田七說道“你是王妃的貼身侍女,你來說!”
        “殿下……我……”田七此刻也是被嚇的臉色發白,怯懦的說道“奴婢在娘娘的床上發現了……”
        一只無頭的山雞。
        北魏官員命婦府冠制式等同南梁,蘇子木自然也知道,山雞在北魏意味著什么!
        除了皇后,妃子的鳳冠之外,所有的貴命婦的頭冠都是翟冠,像安歌這種王妃,帶的就是九翟冠。
        而翟就是山雞。
        一只沒了頭的山雞。
        蘇子木目光閃爍,眼中寓意難尋,呵斥道“都退下吧,從今往后,王妃就宿在悠然居,這件事情誰都不許外傳!”
        “喏!”就在一眾仆從應道時,外面跑進來一個小侍女“殿下,太醫院的太醫來了……”
        悠然居,側廳。
        蘇子木站在窗邊,負手而立。
        “怎么回事?為什么王妃的床上會出現那種東西?”
        房間里除了蘇子木之外并沒有別人,但不知道怎么的,卻出現了一個不該出現的聲音“殿下恕罪!昨夜魯王和燕王的人都出動了,而且還在附近打了一仗,下官為了避免計劃暴露,只能放任魯王的人進入王妃的寢室……”
        “你知不知道……昨夜本王剛剛向王妃承諾過,讓她給本王一些時間,結果第二日,便出現了這種事情?”
        “殿下……下官……”
        “本王不想在讓這種事情出現在王妃的身上!讓計劃加快。”
        “殿下……此去東齊路途萬里,消息聯系本就緩慢,若是冒然加快計劃,很有可能引起北魏注意,萬不可因小失大呀!殿下!還請殿下以大局為重。”
        蘇子木望著窗外的景色,沉默良久,才緩緩的吐了口氣“派人全天候保護王妃,若是危機時刻,帶她先行歸國。”
        “殿下……燕王的探子對王妃格外重視,一路上不下三個暗線在監視王妃的活動,若是讓我們的人保護王妃,很有可能被燕王發現……”
        “本王不是要聽你訴苦。”
        那聲音沉吟片刻后,帶著一絲無奈的回了句“喏!”
        悠然居寢室。
        蘇子木若無其事的走了進去,太醫院的太醫正收起了自己的工具,見到蘇子木后,立即過來行禮。
        “參見順王。”
        “太醫幸苦了,王妃的身體?”
        “順王不用擔心,順王妃的身體并無大礙,只不過是受了些驚嚇,傷了神,修養幾日就會恢復,下官給王妃開了幾服安神利睡的藥……”
        太醫退下了,蘇子木也揮退了所有服侍的人,一個人獨自的坐在床邊。
        撩過安歌臉上的頭發,用手背輕撫那毫無血色的臉頰“再等等,再等等,很快就可以結束這種日子了……”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福建快3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手机电玩城 50所高水平职业院校 新时时彩历史开奖乐彩 排球即时比分网 微信棋牌赌博 北京时时号 什么原因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图中彩网 赛車pk10网站 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