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c3pup"></nobr>
  •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衍墨軒小說網

      第八十四章誰的天下!

      小說:霹靂之仙山之主 作者:致命途 更新時間:2019-03-11 03:51
        光陰如流水,人間是滄桑
        自上一次血暗之戰,距今,已經過去整整十天了,江湖依舊是那個江湖,天下還是那個天下。
        江湖里,人心惶惶,各方幫忙,期頤著可以找到克制血暗結界的方法,以解救黎庶,讓蒼生脫離苦難。
        正邪有伴,有好當然有懷,有人期頤拯救天下,破除百姓罹難的情景,那么當然也就有人不分是非,以求生為主。
        這些時日,精靈一族已經成為了這些人的常駐地,句芒峰外,聚集了各路來客,為的不過是在此時機,加入精靈一族。
        以求茍且偷生,保得性命
        可惜精靈一族的首領,逆神旸可不是往昔江湖里的那些所謂霸主,求主宰一方,進而獨霸天下,才入侵江湖的。
        逆神旸的目的,相對單純,他就是想滅除人族,s魔族,至于其他的,他倒是沒有興趣,對于權利更是持可有可無的態度。
        不僅如此,他還尤其痛恨人族的這般作為,所以自從開始有人陸陸續續的趕去精靈一族,他就封閉了句芒峰。
        不讓任何人進入,只是隔段時間,會開放一次,招急一些人單獨進入,至于這些人的去處是哪里,這就不得而知了。
        本來來此的江湖人,都已經絕望了,可是逆神旸突兀的開放了這個條件,不僅沒有熄滅來此江湖人的斗志。
        反而讓他們更加熱活了。
        求而不得的,總是最好的,數量稀少的,才值得追求。
        至于入了句芒峰以后的下場,已經不是他們關心和關注的了,求生之人,但有一線可以活著的希望,他們就可以放棄一切。
        論俠行道之內,風乘云駒飛馳而去,帶走的是來此多日的,秦假仙,摩弗羅,金娥人,留下的是論俠行道的原有之人。
        瞑目望著遠方離去的秦假仙,在場眾人神色各異,有冷笑,有不屑,有淡然,甚至有人面無表情,一臉冷漠。
        可不管如何,隨著風乘云駒的消失,都不得不去面對同一個問題,戰爭再起,鏖戰精靈一族,破除血暗晶塔。
        前些時日,秦假仙來此,帶來了有關于血暗晶塔的一切信息,弱點,陣基,以及破陣之法,等等,講述于眾人。
        其目的如何,不言而喻,雖然隨著上一次血暗之災的戰落,論俠行道在如今的江湖上,可謂是銷聲匿跡,沒有一點消息傳出。
        可是,這依舊避免不了,論俠行道,才是如今江湖之中,最強大的抗擊血暗的勢力,如果他們不出力,想要滅除血暗,無異于癡心妄想。
        “此戰我不參與”
        落幕,蝴蝶君先一步退后,戰爭重啟,論俠行道不能再像如今一般了,不管如何記掛孤城,重則一主,已經是必然要提上日程的事情。
        可是此時此刻,此地的人,可謂是各有目的,各有心思,即使看上去無心無欲,一心向佛的寄曇說,若說他,真的不求,那必然是否定的答案。
        當然,所謂世事無常,畢竟還是有意外的,常人的爭奪,卻又凸顯了某人的不爭,這一人正是蝴蝶君。
        他素來只看利益,不看情誼,至于所謂的江湖人心,在他看來,更是如同餐后廢渣,浪費感情,要不是為了女兒。
        來論俠行道都顯得多余,更何況是參與破除血暗之災。
        他已經想清楚了,此次不管誰當盟主,與他又有什么關系呢?只要一心抗擊血暗,攻打血暗晶塔,給他空出進攻精靈一族,接引女兒的機會就夠了。
        其他的事情,他不想參與,也沒心思參與,事故剛起,蝴蝶君已經表明態度,卻是欲要脫離爭端,作壁上觀。
        蝴蝶君都已經這樣了,劍隨風作為和他一起來此的基友,那當然是選擇響應號召了,所以隨著蝴蝶君的話落,劍隨風道“我也退出爭奪。”
        自兩人身前收回目光,棋邪淡淡一笑,“到了這個時候,我們就不妨直言,來此地之人,或許心思不同,可是破除血暗的目的卻是一致的。”
        “既然如此,不妨坦然直言,我想就任盟主之位,至于原因,無非信不過在座諸位,作為后來之人。”
        “談及感情,當然不如諸位親近,如果不能成為盟主,說句難聽之言,到時候,那當真是生死難知。”
        “我已經直言,諸位是何心思,不妨都直言,血暗之前,能少費些時間,就少一些吧!”
        “畢竟時間珍貴,一秒鐘可能就是千萬黎庶的性命。”
        聽到棋邪都這么說了,一直緊盯著他的楚天行,收斂了冷漠的神情,毫不畏懼的看向他,直言道“若是如此,我也退出爭奪盟主,只不過,我有一言要說清楚。”
        “請直說。”
        眼見楚天行眼神冷冽的看向四周,棋邪淡淡開口,他倒想看看,都到了這個時候了,楚天行還能有什么說的。
        “此次選舉,所選之人,只能是論俠行道的代盟主。”
        “代盟主?”
        棋邪皺眉,看著楚天行疑惑道“此言何意?”
        “此時此刻,再沒有驗證孤城已死的情況下,他還是論俠行道的盟主,固然有國不可一日無君,可也有天無二日一說”
        “盟主尚在,再選一任盟主出來,這恐怕是說不過去的吧!”
        說著,楚天行眼瞼低垂,眼睛里透出一道冷光,刺目的寒冷,隨著目光透射而出。
        “此事我同意”
        不等棋邪反應,自從秦假仙離開以后,就一直沒有說話的東門玄德突然開口,插話道,說著,他一撮白胡子飄蕩,伴著清風,悠揚的越起,好似一把利劍。
        “我也同意”
        寄曇說踏步上前,相比于棋邪,對于孤城當選盟主這件事,他的抵觸淡了不少。
        “同意”
        紅色的衣袍扇動,伴著淡淡的楓紅,蝴蝶君踏步上前,毫無起伏的說道。
        “我也同意”
        劍隨風像是馬屁蟲一樣跟上。
        “無異意”
        醉花顏依舊冷淡,好似世事起伏,萬濤波瀾,都和他沒有關系一樣,隨意的說道。
        “嗯!”
        君奉天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依舊閉目,好似在參謀著什么至極的奧妙,以至于對此事不在關心,掛懷11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福建快3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捕鱼游戏机 排列三组六五码遗漏表 黑龙江时时即时开奖 北京pk计划破解版 今天深圳风釆开奖 新疆时时去年开奖 凤凰竞彩哪里下载 新时时五星未出号 河北福彩20选5开 口袋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