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c3pup"></nobr>
  •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衍墨轩小说网

      第八十四章谁的天下!

      小说:霹雳之仙山之主 作者:致命途 更新时间:2019-03-11 03:51
        光阴如流水,人间是沧桑
        自上一次血暗之战,距今,已经过去整整十天了,江湖依旧是那个江湖,天下还是那个天下。
        江湖里,人心惶惶,各方帮忙,期颐着可以找到克制血暗结界的方法,以解救黎庶,让苍生脱离苦难。
        正邪?#37034;椋?#26377;好当然有怀,有人期颐拯救天下,破除百姓罹难的情景,那么当然也就有人不分是非,以求生为主。
        这些时日,精灵一族已经成为了这些人的常驻地,句芒峰外,聚集了各路来客,为的不过是在此时机,加入精灵一族。
        以求苟且偷生,保得性命
        ?#19978;?#31934;灵一族的首领,逆神旸可不是往昔江湖里的那些所谓霸主,求主宰一方,进而独霸天下,才入侵江湖的。
        逆神旸的目的,相对单纯,他就是想灭除人族,s魔族,至于其他的,他倒是没有兴趣,对于权利更是持可有可无的态度。
        不仅如此,他还尤其痛恨人族的这般作为,所以自从开始有人陆陆续续的赶去精灵一族,他就封闭了句芒峰。
        不让任何人进入,只是隔段时间,会开放一次,招急一些?#35828;?#29420;进入,至于这些人的去处是哪里,这就不得而知了。
        本来来此的江湖人,都已经绝望了,可是逆神旸突兀的开放了这个条件,不仅没有熄灭来此江湖人的?#20998;盡?br/>  反而让他们更加?#28982;?#20102;。
        求而不得的,总是最好的,数量稀少的,才值得?#38750;蟆?br/>  至于入了句芒峰以后的下场,已经不是他们关心和关注的了,求生之人,但有一线可以活着的希望,他们就可以放弃一?#23567;?br/>  论侠行道之内,风乘云驹飞驰而去,带走的是来此多日的,秦假仙,摩弗罗,金娥人,留下的是论侠行道的原有之人。
        瞑目望着远方离去的秦假仙,在场众人神色各异,有冷笑,有不屑,有淡然,甚至有人面无表情,一脸冷漠。
        可?#36824;?#22914;何,随着风乘云驹的消失,都不得不去面对同一个问题,战争再起,鏖战精灵一族,破除血暗晶塔。
        前些时日,秦假仙来此,带来了有关于血暗晶塔的一切信息,弱点,阵基,以及破阵之法,等等,讲述于众人。
        其目的如何,不言而喻,虽然随着上一次血暗之灾的战落,论侠行道在如今的江湖上,可谓是销声匿迹,没有一点消息传出。
        可是,这依旧避免不了,论侠行道,才是如今江湖之中,最强大的抗击血暗的势力,如果他们?#24576;?#21147;,想要灭除血暗,无异于痴心妄想。
        “此战?#20063;?#21442;与”
        落幕,蝴蝶君先一步退后,战争重启,论侠行道不能再像如今一般了,?#36824;?#22914;何记挂孤城,重则一主,已经是必然要提上日程的事情。
        可是此时此刻,?#35828;?#30340;人,可谓是各?#24515;?#30340;,各有心?#36857;?#21363;使看上去无心无欲,一心向佛的寄昙说,若说他,真的不求,那必然是否定的答案。
        当然,所谓世事无常,毕竟还是有意外的,常人的争夺,?#20174;?#20984;显?#22235;?#20154;的不争,这一人正是蝴蝶君。
        他素来只看利益,不看情谊,至于所谓的江湖人心,在他看来,更是如同餐后?#26174;?#28010;费感情,要不是为了女儿。
        来论侠行道都显得多余,更何况是参与破除血暗之灾。
        他已经想清楚了,此次?#36824;?#35841;当盟主,与他又有什么关?#30340;兀?#21482;要一心抗击血暗,攻打血暗晶塔,给他空出进攻精灵一族,接引女儿的机会就够了。
        其他的事情,他不想参与,也没心思参与,事故刚起,蝴蝶君已经表明态度,却是欲要脱离争端,作壁上观。
        蝴蝶君都已经这样了,剑随风作为和他一起来此的基友,那当然是选择响应号召了,所以随着蝴蝶君的话落,剑随风道“我也退出争夺。”
        自两人身前收回目光,棋?#26263;?#28129;一笑,?#26263;?#20102;这个时候,?#39056;?#23601;不妨直言,来?#35828;?#20043;人,或许心思不同,可是破除血暗的目的却是一致的。”
        “既然如此,不妨坦然直言,我想就任盟主之位,至于原因,无非信不过在座诸位,作为后来之人。”
        “谈及感情,当然不如诸位亲近,如果不能成为盟主,说句难听之言,到时候,那当真是生死难知。”
        “我已经直言,诸位是何心?#36857;?#19981;妨都直言,血暗之前,能少费些时间,就少一些?#26705; ?br/>  “毕竟时间珍贵,一秒钟可能就是千万黎庶的性命。”
        听到棋邪都这么说了,一直紧盯着他的楚天行,收敛了冷漠的神情,毫不畏惧的看向他,直言道“若是如此,我也退出争夺盟主,只不过,我有一言要说清楚。”
        “请直说。”
        眼见楚天行眼神冷冽的看向四周,棋?#26263;?#28129;开口,他倒想?#32431;矗?#37117;到了这个时候了,楚天行还能有什么说的。
        “此次选举,所选之人,只能是论侠行道的代盟主。”
        “代盟主?”
        棋邪皱?#36857;?#30475;着楚天行疑惑道“?#25628;?#20309;意?”
        “此时此刻,再没有验证孤城已死的情况下,他还是论侠行道的盟主,固然有国不可一日无君,可也有天无二日一说”
        “盟主尚在,再选一任盟主出来,这恐怕是说不过去的?#26705; ?br/>  说着,楚天行眼睑?#30171;梗?#30524;睛里透出一道冷光,刺目的寒冷,随着目光透射而出。
        “此事我同意”
        不等棋邪?#20174;Γ?#33258;从秦假仙离开以后,就一直没有说话的东门玄德突然开口,插?#26263;潰?#35828;着,他一撮白胡子飘荡,伴着清风,悠扬的越起,好似一把利剑。
        “我也同意”
        寄昙说踏步上前,相比于棋邪,对于孤城当选盟主这件事,他的抵触淡了不少。
        “同意”
        红色的衣袍扇动,伴着淡淡的枫红,蝴蝶君踏步上前,毫无起伏的说道。
        “我也同意”
        剑随风像是马屁虫一样跟上。
        “无异意”
        醉花颜依旧冷淡,好似世事起伏,万涛波?#21073;?#37117;和他没有关系一样,随意的说道。
        “嗯!”
        君奉天没有说话,只是点?#35828;?#22836;,,依旧闭目,好似在参谋着什么至极的奥妙,以至于对此事不在关心,?#19968;?1
      可以使?#27809;?#36710;、←→快捷键阅读
      福建快3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