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c3pup"></nobr>
  •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衍墨軒小說網

      第五百一十三章 智紀的故事

      小說:大小姐的貼身兵王 作者:揮刀斬明月 更新時間:2019-03-11 03:50
        大小姐的貼身兵王第五百一十三章智紀的故事周童端坐著,眼神也是頗為好奇,就是對著智紀微微一笑,人嘛,就是喜歡喝酒聊天聽故事,對于智紀的身份他早就已經心有好奇,只是智紀不說,他也不好意思問,他可沒有打聽別人的隱私的意思。
        不過既然智紀自己要說,那就是另當別論,他一抬手,一團火光浮現,客廳之中的茶杯也都已經落在了他的手中,更是取出了幾片茶葉,芬芳四溢,落在了茶盞之中。
        “聽故事自然也是要有點韻味,這冰靈茶數量不多,嘗一下。”周童手中的火光將壺中的冰靈茶煮沸,一時間,茶香四溢,這是他在冰龍小世界里面得到的,也是冰神的空間戒指中的珍藏,這個茶葉,既然是冰神的儲量也不多,正好現在拿來用。
        智紀有些驚訝,倒也不客氣,說道:“傳聞中,冰靈茶千年前就已經失傳,當今世界上可是喝一點少一點,沒想到今天竟然還可以自己喝到。”
        智紀的動作很是優雅,搖晃著茶杯,態度似乎有些緬懷:“我記得我小時候,我的父親就最愛冰靈茶,可惜啊。”
        “環境我營造的差不多了,步入主題吧。”周童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智紀就是笑笑,將杯中的冰靈茶一飲而盡,目光之中充滿了緬懷,看向了遠處,說道:“我想你應該已經知道我的身份,正如你想象的那樣,我是一個修魔者,也是曾經的煉獄魔宗宗主之子。”
        聽著智紀平淡的口氣,周童也是微微頷首,雖然有些事情他并不是很了解,但是煉獄魔宗的威名他還是聽說過的,當年的華夏魔道執牛耳,他又怎么會沒聽過?
        只是周童并沒有開口打擾智紀,只是示意他繼續說。
        “并不是我為了煉獄魔宗辯解,煉獄魔宗雖然名為魔宗,其實只是修行方式和尋常道法不同而已,并沒有世人想象的那么陰森恐怖。誠然,有些相比其他修行之路,會出現一些敗類。”
        “也正是因為這些敗類,以至于我們的魔道的名聲敗壞,只是其中絕不會有我們煉獄魔宗,煉獄魔宗是魔道大派,除了體系不同之外,只是并沒有你們想象的那么可怕,其實和道家佛門并沒有太大的差別。”
        周童點點頭,這倒也是,魔道主要是修行陰暗邪祟的力量,陰森森的,從感官上就讓正道人物不一樣,還有一些魔道之人殺戮無數,以罪孽成就自身,讓魔道更加的妖魔化,以至于讓人敬而遠之。
        只是這并不代表魔道全部都是壞人,尤其是煉獄魔宗的人應該還是能夠約束自己家的弟子的,就像是在道門佛門也會有一些道貌岸然,衣冠禽獸。
        周童就是微微一笑,開口說道:“然后呢?”
        相比鋪墊,他更加想要聽到接下來的發展。
        智紀只是看了一眼即將扎根的太陽開口說道:“我想你應該知道華夏衛國戰爭吧?在那一場戰爭之中,不僅僅是普通人之間的戰斗,同樣也是華夏修行者世界和國外修行者的碰撞,華夏各宗各派第一次放下道派之爭,同心協力,對戰來敵人。”
        周童微微頷首,這段歷史他是知道的,這是華夏各大宗派之間罕見的同心協力,畢竟自己家里打架就打架吧,別人插手也不太合適,只是在戰后,只是后來可能是修行界覺得魔道的名聲不好,也就忽視了魔道的作用,基本上就是一帶而過。
        “煉獄魔宗以華夏蒼生為首,首當其中,戰爭結束之后,當時的煉獄魔宗宗主,也就是我爺爺和敵人同歸于盡,煉獄魔宗門下強者隕落七成,而我父親就是這個時候接手了煉獄魔宗。”智紀接著說道,只是臉色之中漸漸地浮現出了一抹煞氣。
        “我父親當時不過是三十歲,修為不過是人丹中期,自然是難以抗得起振興煉獄魔宗的重任,以至于讓周遭豺狼虎視眈眈,只是當初戰爭剛剛結束,道家同樣損失慘重,并沒有撕破臉皮。給了煉獄魔宗喘息之機會。”
        “只是后來時間的推移,華夏百廢待興,道家自然是準備對煉獄魔宗出手,而我的父親的修為依舊無法統率整個煉獄魔宗,恰在這個時候,父親想到了我們智家的傳承之寶,天丹。”
        聽到天丹兩個字,周童的表情一下子就變了,開口說道:“天丹?”
        天丹也就是天丹境大高手在丹田之中凝聚的內丹,人丹境和地丹境界都只是虛丹,根本無法成型,只有踏入天丹境界,才能夠引動天地之力,將一身的修為凝聚成一顆天丹。
        天丹之中匯聚些一個天丹境高手的畢生之力和感悟,只要能夠吸收煉化,絕對可以成就天丹,當然,煉化天丹的人,最多也就是達到天丹主人的生前修為,終生無法寸進。
        只是就算是這樣,天丹也是無數人趨之若鶩的寶物,因為地球的環境和修士的資質,大多數的修行者根本就沒有希望登臨天丹境界,一顆天丹,足夠讓華夏修行界引起一場腥風血雨。
        看來這一次的變故,就是發生在一顆天丹上了,周童就是微微頷首,接著說道:“你父親已經失敗了,或者說是他煉化天丹的過程出錯了對嗎?”
        智紀點點頭,似乎有些痛苦,開口說道:“不錯,我父親煉化天丹本來是極其秘密的事情,只是不知道為什么會突然泄密,因為天丹,那些所謂的正道門派再也顧不上什么矜持,直接掀起了對我們煉獄魔宗的戰爭。”
        智紀說道這里,也就停了下來,這種事情其實很容易就可以理解,周童自然可以預料接下來的事情,煉獄魔宗內憂外患之下,被攻破山門也是正常的事情。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智紀突然嘆了一口氣,他的眼神之中閃爍著一股精光,開口說道:“煉獄魔宗被攻破山門的時候,父親還在閉關,只是當初情況千鈞一發,父親只能強行出關,拖延敵人,將我送入了煉獄魔宗的底下密道之中,為我護法。”
        “智大哥節哀順變。”周童也只能這么說。
        只是智紀似乎并沒有沉浸在過去之中不可自拔,他突然抬起了眼睛,看向了周童,說道:“周童小弟,我可以相信你嗎?”
        “什么意思?”智紀的突然變化,讓周童感覺,接下來智紀恐怕會說出什么驚人的言語。
        智紀只是直勾勾的盯著周童,一字一句地說道:“周童,我可以相信你嗎?”
        “你覺得我值得相信嗎?”周童毫不畏懼的迎上了智紀的眼神,反問了一句。
        二人的眼神碰撞,火光四射,時間似乎靜止在了這一刻,智紀突然收起來了氣勢。哈哈大笑:“也罷,也罷,事到如今,怕也只有周童兄弟你一人值得我相信,若是我錯了,只當做是我眼瞎罷,哈哈哈哈。”
        智紀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突然站起來了走到了陽臺邊上轉過身來,一抬手,直接對著自己的心窩抓了過去,鮮血淋漓。
        “智紀大哥,你做什么!”周童被智紀的突然舉動嚇了一跳,連忙就要上前穩住他。
        只是智紀卻擺了擺手,本就重傷的身子搖搖欲墜,卻不要周童出手,直接就是推開了周童,嘴角溢出一絲鮮血,說道:“不用,我自己來!”
        他的手在胸口開了一個口子,從中取出了一顆李子大小的金丹,散發著莫名的玄奧氣息,直接手中捏著這一顆金丹,苦笑一聲,說道:“周童兄弟,你看好了,這就是我父親當初臨死之前送給我的天丹,雖然其中的力量已經損失不少,不過卻依舊有讓人一步登天的能量,還有我這個道門眼中的叛逆,只要你愿意,只要送出消息,得到的東西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只要你愿意,我愿意用這一顆天丹和我一條性命,還你救命之恩。”
        不管是天丹,還是智紀本人,暗影門絕對會不惜代價的尋找,如果周童真的這么做了,得到的利益絕對不可想象。而智紀也真的是拼了,把所有的一切都壓在了周童的身上。
        只是周童卻冷笑一聲:“智紀大哥,莫不是看不起我?我要是想出賣你換取利益,當初就不會救你。”
        天丹而已,周童還真的瞧不上眼,天丹雖然能夠讓人一步登臨天丹境界,不過這種自毀長城的事情,周童還做不出來,他可不相信自己的未來就一個小小的天丹境界。
        至于智紀?就像他說的那樣,為了一點好處,出賣自己的朋友,這種事情他還做不出來,雖然有可能會得罪暗影門,不過那又如何呢?
        人生總是需要做一些瘋狂的事情。
        聞言,智紀笑的更加肆意,兩行清淚落下,哈哈大笑,說道:“好好好,救命之恩,無以為報,從今之后,我智紀的性命就是周童你的。”
        說著,直接對著周童單膝跪下,穩如磐石,雖然跪著,卻有如青松一般。
        “智紀大哥你這是何苦?”周童不曾想事情會演化成這個樣子,連忙把智紀扶過起來,說道:“智紀大哥,你我二人本就是朋友,我所做的都是應該的,你這樣,可是折煞我了。”
        智紀也不說話,在心中記下了周童的恩情,將手中沾染著血跡的天丹遞給了周童,說道:“大恩不言謝,這一顆天丹你就收下吧。對我沒什么用處。”
        “這……”這么隨便就把天丹送人了?周童有些錯愕,這不是智紀一直在拼命守護的東西嗎?
        智紀似乎看出了周童的心思,開口說道:“其實這也沒有什么,我父親當初告誡過我,除非萬不得已,絕對不能煉化天丹,這些年我東躲西藏,只是利用金丹匯聚的靈氣修行,從未煉化天丹,這天丹雖然珍貴,卻也是我煉獄魔宗滅族的根源,于我無用,不如送給你還有些用處。”
        智紀的聲音很平淡,似乎天丹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事情罷了,這么多年,他之所以帶著這一顆天丹,沒有丟掉,很大部分還都是因為父親的原因。
        天丹入手,周童自然是清楚智紀的意思,根本就無法拒絕,只能是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了。”
        周童也就將這一顆天丹收了下來,看樣子,他如果還是拒絕了,那么這天丹恐怕也是浪費,不過他天丹剛剛進入他手中的空間之中,周童突然感覺到了一股非比尋常的悸動。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福建快3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奔腾彩票极速赛车下载 电子游艺 3229典c0m 北京赛走势分析 腾讯10分彩票开奖查询 时时彩最稳的投注技巧 上海时时开奖视频直播 上海福彩网选4开奖情况 江苏时时结果走势图 河北11选5开奖手机版 11选5直选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