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c3pup"></nobr>
  •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衍墨軒小說網

      第七百三十七章:結善緣(一)

      小說:極武箭尊 作者:無名指的血祭 更新時間:2019-05-21 03:42
        第七百三十七章:
        唐九兒一句森寒四射的話,讓現場頓時陷入極度的凝重的氣氛之中。
        代表西蕪凰洲向東龍圣徒宣戰
        誰有這個魄力?
        誰又敢以代表的身份挑起這場戰爭
        此乃跨域之戰!
        沒人敢背負這個責任。
        任何人,任何勢力都沒有這個資格說這個話。
        這等戰爭,必將導致腥風血雨席卷東西兩域,甚至會波及整個玄天九域。
        即便有這么一天,也不是哪一個人或勢力能決定得了的。
        這一刻,在場所有人都能理解此時湯瓊的心情和情緒,作為當事人,湯瓊愣立原地,這種話別說是她,就算在場所有勢力的高層團結在一起都不敢輕易接話。
        湯歡自懂事起,便沒見過母親眼下這番表情,面部都幾乎扭曲了,卻是死死地壓制著真元,這令她胸口瞬息之間急劇起伏。
        湯瓊作為一門之主,此刻進退兩難,但,不接話說說場面話如何下臺?
        仇一飛起身了!
        他俊美的面容無比正式,朝唐九兒正色道:“唐姑娘,你能否代表東龍圣土且不說,但這種話是否需要三思,西蕪凰洲如今雖不如昔日鼎盛,但別忘了,事關跨越之戰,牽扯的不僅僅是武修界,還有很多絕大部分都不知道的恐怖存在,這些存在我相信唐姑娘心中有數,不用我提了吧?”
        仇一飛的語氣很嚴肅,但也平靜,令場中的氣氛緩和了不少。
        湯瓊暗壓著怒氣,趁機坐了下來,朝仇一飛投去了一個感激的眼神。
        在場人等也均是暗暗佩服仇一飛,這種話題,任何一個勢力的高層都不敢輕易接話,但仇一飛不同,他屬于后輩,也非一派勢力的話事人,他說的話有著兩面性,可以被人認可、接受,也可以認為是后輩之間的義氣之爭,性質完全不同了。
        為此,場中無數眼光落在仇一飛身上時均能令人一下子讀懂。
        長者的眼神無比贊賞,此子胸中有大局,不錯。
        同輩中人的眼神頗為佩服,這家伙有急智啊。
        勢力高層的眼神贊譽頗濃,此子前途不可限量!
        而女性武修則多是迷醉和崇拜,看我飛多厲害,多帥。
        此時,唐九兒連正眼也沒看仇一飛一眼,目光掃過諸多勢力,緩緩摸出一面巴掌大小的木質令牌。
        那令牌做工考究,若不細看,其晶瑩碧綠的色澤宛如一方骨玉一般,邊緣繁復的紋路圈成一個玄奧的圓環圖案,有若盤龍一般。
        圓環中,有著一個立體般的古篆銘刻!
        ——殤!
        當唐九兒將那令牌抬起,將那令牌上的古篆字體展現在眾人眼前時,所有人都能感受一股滄桑久遠的氣息撲面而來,令人心情瞬間沉凝起來。
        很少有人認得這面令牌,但作為西凰頂級勢力的幾個門派的巨頭卻是猛然間雙目圓睜。
        “武殤禁令”
        大羅天寺主持本智方丈低語了一聲,面色極其凝重,隨之宣了一聲佛號,看向向盟等人緩緩地搖了搖頭,眼中暗露警告之色。
        場中本就鴉雀無聲,本智方丈一聲低語卻是令所有不知情者都陷入了疑惑和好奇之中。
        仇一飛也不知武殤禁令代表的是什么意思,有和意義?
        但以他的智慧不難猜出,這東西意義非凡,或者說,這面令牌本身就代表著一種莫大的權利。
        不少人都有這種猜想。
        而此時,唐九兒已經收起了令牌。
        隨之,她身后的一名高挑男子起身,平靜道:“九星勢力丹會丘道林,代表丹會支持唐九兒所有決定!”
        “九星宗門雷云殿常駿,代表雷云殿支持唐九兒所有決定!”又一名中等身材的男子起身。
        “九星宗門鬼舞宗典衡,代表鬼舞宗……
        “九星宗門七筆書坊元袖山,代表七筆書坊……”
        五人起身站在唐九兒身后,瞬間將前方的唐九兒的氣場拱立而起,令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極大的壓力。
        盡管這六人面色平靜,且沒調動絲毫真元,但那氣勢卻逼人無比。
        唐九兒蓮步輕移,上前一步,這才看向面色復雜的仇一飛,冷冷道:“你能代表五鬼門嗎?”
        仇一飛臉色極其難看,卻是強壓怒氣,咬牙搖了搖頭,退后一步一言不發地坐了下來。
        沒有人覺得仇一飛懦弱膽怯,這種局面任誰都只能退讓,對方連代九星宗門的星月神殿的唐九兒,乃是六大九星宗門直言代表的是自己的宗門。
        九星宗門,在西蕪凰洲已經成為過去。
        就算不論勢力的星級,但這事涉及的乃是跨越之戰,在場各方巨頭頭能想到一個問題,那便是,東土武修界敢如此放權給這群年輕人,恐怕這至上團隊的交流之行遠非當初他們所想那般簡單。
        現場死寂,氣氛凝重到了極點。
        方才兩個進行辯論的武修早已不自禁的坐了下來。
        唐九兒抬手示意身后丘道林等人坐下,片刻后環首道:“不要以為我們從東龍圣土跨域而來沒有高手領隊就會有所顧忌,也不要總是將自己的勢力背景和西蕪凰洲掛在嘴邊,若有人認為能以絕對的修為碾殺我們六人,大可放手而來!不過,這事最好等到我們進了遺跡再說,那里面誰也代表不了什么,各憑本事活命!”
        說完,退后一步盤膝而坐,不再說話。
        “幼薇姐,霸氣!”
        樓翦忍不住大贊出聲,他早將之前的二次警告忘得九霄云外,這也怪不得樓翦,場中無數人都被剛才凝重的氣氛弄得忘記了之前的職業文斗之事。
        所有人都皺著眉頭看向樓翦,眼神十分不滿。
        唐幼薇距離樓翦等人的隊伍有二十來米,她再一次側頭望來,目光中略帶疑惑地看著樓翦,確認自己真的不認識此人這才移走目光。
        聶火一巴掌抽在樓翦后腦勺上,低聲怒道:“咋呼什么?長得很像而已,別惹事,這女人別招惹。”
        樓翦摸著后腦勺氣呼呼地朝眾人傳音:“我敢肯定,她就是幼薇姐,錯不了!你們忘了,辰哥說過他在喜樂鄉盡過最后的努力那件事。”
        聶火等人心頭一震,均是在彼此對視中看到了濃濃地震驚,但更多的是期待……
        不過,大家都認為這種可能太小了,小得無法形容。
        畢竟,眼前的唐九兒只是像極了當初的唐幼薇,嚴格的說,唐九兒更加漂亮,氣質更非唐幼薇可比,尤其是這身修為和魄力。
        要說吻合,僅有年齡和姓氏而已。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福建快3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七星彩模拟机选一注 拉萨11选5开奖 易码app破解 黑龙江时时即时开奖 秒速赛走势 今天481开奖走势图 赛车pk拾平台 甘肃+一选五开奖 上海时时预测软件 七乐彩开奖走势图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