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c3pup"></nobr>
  •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衍墨軒小說網

      第七百三十五章:唐九兒(二)

      小說:極武箭尊 作者:無名指的血祭 更新時間:2019-05-21 03:42
        祁雍頹然坐下之后,場中無數飽含著譏諷的眼神看了過來,都認為,祁雍這次拍馬屁拍到跑偏了。
        不過,這事也為所有人提了個醒,制靈公會會長閆幾這人不好想與,已經將祁雍當作了是前車之鑒。
        作為當事人,祁雍用郁悶根本無法形容其心情。
        團隊連敗兩陣了,負下兩個積分,若是最后一次機會不能表現出亮點,他們這次的名次之差可以想見,恐怕是最后幾個進入遺跡的團隊了。
        聶火等人也沒料到是這種結局,這個積分丟得相當沒有意義,因為這種情況基本上可以這一場辯論沒有質量可言。
        而第一場賀刕在鍛器的辯論上丟掉的積分是直接被對方一言將死,兩個扣去的積分幾乎都沒什么質量,若是就此淘汰,就算排在最后也有很可能。
        畢竟,之前那些三場連敗的淘汰團隊都是與旗鼓相當的對手辯論,就算辯題內容稍顯粗淺,但也有可圈可點之處。
        “怎么辦?”祁雍看了看眾人,悻悻傳音:“老子真想一槊捅死閆幾那老烏龜,肯定是幫著萬象宗他們針對咱們!”
        眾人暗暗點頭附和中,聶火淡淡道:“我的看法略有不同,閆幾將著作上的錯誤看似推給了自己的弟子,但依然是承認了自己失誤,別說閆幾是堂堂一會之長,就算一些無名小卒也不會在這種大庭廣眾之下輕易承認自己的過失。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閆幾這人或許才是最公正的。當然,也并不排除這老家伙是故弄玄虛幫著三大宗門針對我們。”
        “眼下不是討論這些的時候,該想想如何利用最后一次機會了。”博爾霸顯得有些急躁了。
        而大家也很清楚,以博爾霸的身份,想要加入其他團隊是不可能了,就算散修團隊也未必肯收留,而博爾霸此次進入遺跡最大的目的便是《陣》,若是進遺跡太晚,恐怕連湯都喝不上一口了。
        祁冬苓傳音道:“聶大哥,趁現在還有大部分五星勢力在叫逐之中,要不找個機會你盡快出場,再晚就全是六星勢力了,咱們更沒有機會了。”
        妙空瞇眼掐著串珠,道:“小僧認為順其自然就好,畢竟,就算是五星勢力中的職業師隊員也已經很不好對付了,他們大多是通玄境修為,其職業技能均在五級左右,實力已經不低,聶火近年來少有專研鍛器,他積累的鍛器知識絕大部分來自西北海隅的鍛器界,這方面根本比不上西凰,敗陣的機率極大,質量也未必就高,尤其是如何賀刕當初一樣,被對方一句將死,更談不上質量了。”
        洪依傳音道:“我覺得冬苓妹子所言及是,必須趁早,后面全是頂級勢力,萬象宗、魔兵谷、五鬼門,大羅天寺,六道輪回,雁翎閣,望岳樓,這七大勢力的團隊均是二十人左右,他們占據一個名次,便相當于是兩三個小隊,這便浪費一天的時間,而我們與前十根本無緣,越等到后面越容易被對方一句將死。”
        聶火看向眾人,傳音道:“都有些道理,還有誰有意見?”
        賀刕傳音道:“除了博爾霸,大家都是為了給我尋找虬龍臂而進入遺跡,我覺得妙空說得沒錯,順其自然就好!”
        博爾霸翻了個白眼:“這話我就不愛聽了,相處年余,你覺得博某是個不講感情的人?”
        “難說!”祁雍瞄了他一眼。
        博爾霸位置氣結,良久才道:“我已被你一句將死!”
        聶火看向東方飛雪,傳音道:“飛雪,你一直很冷靜,可有想法?”
        “我認為……可以等等!”
        東方飛雪難得說話時有這種猶豫的語氣,隨之略帶深意地看了看樓翦,后者根本不明白她這是什么眼神,撓頭道:“飛雪嫂子,你有話直說啊!”
        東方飛雪俏臉微紅,無語地瞥了樓翦一眼,不再說話。
        邢曲有些好笑地傳音道:“飛雪的意思,應該是可以等等北辰再說!”
        大家面露恍然,想不到東方飛雪還有這樣小女兒家的一面,不禁為之莞爾。
        樓翦一聲偷笑,隨之用大咧咧地語氣傳音道:“我也這么認為,辰哥肯定會在最后趕來,只需辰哥出馬,這最一次的機會將令我吉祥物團隊形勢逆轉,亮瞎在場所有人的狗眼!”
        “嘁!”
        祁冬苓撇了撇嘴,一臉鄙視地看著樓翦,卻是不發一言。
        樓翦自是能讀懂她的表情,不爽地傳音道:“不信就拭目以待,別說我沒提醒大家,現在只有一次機會了,若是辰哥趕來時卻沒有出場機會,哼哼,都把腸子給悔青吧!”
        大家陸續以傳音發表著意見,聶火眉頭緊皺,垂頭閉門沉思中久久不語。
        所有的意見和想法他都覺得在理,但怎么決定他知道大家都在等著自己拍板,他必須慎重。
        就在這時,場中陡然有人發出驚聲低呼。
        “還有團隊在這個時候趕來,什么牛逼勢力有這等自信?”
        所有人的目光都從正在辯論的兩個團隊代表身上轉移,望向了不遠處一群緩步而來的武修。
        聶火等人也側頭看了過去。
        為首之人乃是一名溫婉柔美的窈窕女子,二十七八歲的樣子,一襲白裙配合一頭及腰的烏黑長發,宛若仙女一般令人只可遠觀。
        這女子看似沒有東方飛雪那種冰山氣質,但平靜的表情下散發著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卻又令人隱隱覺得很好相處似的,很矛盾。
        她蓮足輕移,踏步無聲,除了右手皓腕戴著一串極其普通的珠子,身上再無任何佩飾,將‘簡單是美’這四個字體現得淋漓盡致。
        “是東龍圣土的至上團隊,他們還真在西凰這邊進入碭山古地啊!”
        “據說至上團隊的領隊是一個融靈境高手,怎么換人了?”
        “換人?你沒看見為首那女子是誰么?唐九兒,據說是東土星月神殿百年難得一見的圣女,聽說連丹會都允許她在一些重要場合以領隊的身份出現。”
        “她就是唐九兒,我去……二十八歲,通玄境八重后期,這……我突然感覺自己的年紀全活在狗身上去了。”
        眾皆驚嘆議論聲中,吉祥物團隊中除了祁冬苓、博爾霸、洪依之外,所有人都在看到那女子的第一時間都是一個反應——呆若木雞。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福建快3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新时时几点 捕鱼王app 赛车pk拾现场直播视频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群英会开奖实况直播 重庆时时走势图基本 欧洲足彩指数怎么看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 天津11选5推荐号码 时时彩最新版本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