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c3pup"></nobr>
  •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衍墨軒小說網

      第七百三十二章:姬蓯的提醒(二)

      小說:極武箭尊 作者:無名指的血祭 更新時間:2019-05-12 23:52
        碭山古地開啟倒計時的第十九天之上,又一個團隊進入。
        團隊為首的是一名老嫗,身后跟著兩女一男,另有十名青年武修,這十名青年均是一身黑色勁裝,清一色的通玄境中期修為。
        若是陌北辰在此,定能認得那兩名女子。
        水月和孟萱兒。
        那名與她們并肩而來的男子有三十年紀,但容貌二十出頭一般,長發齊肩隨意披散,腰間懸著一口帶鞘長劍,面目冷峻。
        “慕容無憂!!!”
        陣妖向狼在看到這男子時,面色微微一沉,低語聲中隱約透出一絲忌憚。
        不少人沒聽過這么一個名字,但聶火等人在夫子山時卻聽荊小釵提到過此人,據說是六道輪回年輕一輩中的第一天才,也是第一殺手,地位之高,比之孟萱兒還要勝上一籌,唯一的身份差距便是,六道輪回歷來的道主繼承人都是女子,所以慕容無憂的在六道輪回中的地位雖高,但實際權力卻遠不及孟萱兒和水月。
        因為,據荊小釵猜測,水月和孟萱兒有可能是六道輪回的候選圣女。
        不過并無確切證據,畢竟,六道輪回是唯一能和雁翎閣并肩的情報組織,在保密方面也做得很好。
        那老嫗引著水月等人選擇的地盤并不靠前,反而是一個不起眼的角落。
        向盟張了張嘴欲言又止,終是沒有開口,只是朝那老嫗不著痕跡地點了點頭。
        場中的職業文斗并未因此而停下,陸續有隊伍的代表起身辯論,異常的激烈。
        而這個時候,正值午時。
        陌北辰在那參天梧桐之下剛剛結束了與姬蓯的‘聊天’,頗感受益,也沒理會那小雄雞在樹下覓食,自行地進入了每日修煉日課。
        他看似平靜,但內心中甚是焦急,近幾個月來他一直在計算著時間,眼下距離碭山古地開啟,僅剩十一天了,若是再找不到出路,可真要錯過這次遺跡之行了。
        若是放在以往,有守護者姬蓯這等超級導師為他每日授課五個時辰,管他什么遺跡還是什么秘境,他絕對不會有絲毫遺憾之處。
        但眼下不同啊!
        碭山古地中有虬龍臂,這事關賀刕斷臂重生之事,他無時不刻都放在心上。
        而且,他敢肯定,聶火等人只要和祁雍等人會和,沒有任何疑問,絕對會毅然前往雁回頭參加。
        這年余時間,他的知識量不僅僅限于武道和各種職業技能,更有著各地的奇人異事,只需想想嘮叨女每天五個時辰的啰嗦,這年余積累下來可以說內容無奇不有,應有盡有了。
        如果將陌北辰的腦海比作一個藏書庫,那他現在可以毫不夸張的說,他就是一本活著的百科全書。
        所以,他也很清楚碭山古地開啟前的一個月倒計時意味著什么,那里將上演職業文斗爭奪進入名次。
        他同樣清楚,如今的團隊中算上博爾霸也就十人,但只有聶火、賀刕和祁雍涉獵過職業技能,而且祁雍的魔靈師身份水份太多,在辯論中占不到什么便宜,至于賀刕,那更是因為斷臂之后連修煉都趕不上,哪里還有時間去專研鍛器?
        聶火是唯一有爭取到積分的機會,可勝率也不高。
        他估計,若是依靠聶火等人,算上利用各種規則的機會,都無法在前二十日進入遺跡,這種損失在陌北辰看來,簡直難以估量。
        要知道,他曾在近幾月利用每天一句話的機會陸陸續續問過關于碭山古地不同的問題,對于這個遺跡的了解,他敢說自己能排在西凰前五,甚至更靠前。
        有這些寶貴的信息,自己的團隊哪怕提前四個時辰進入遺跡,對他來說也相當重要。
        “明天該如何問出離開此地的辦法啊?”陌北辰十分頭痛,對姬蓯這個嘮叨女的脾氣,他是真的沒轍了。
        次日,一切照舊!
        進入午時,小雄雞準時歸來。
        陌北辰心跳在加速,他知道這個時候姬蓯便會回樹洞里休息了,他在組織著語言,哪怕是拼著被那樹葉打昏也得試試。
        暗自調動真元中,他希望這次不會被那樹葉一下子就打昏過去,他所剩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雄雞落地,沒有和姬蓯多說一句話,便叼著一滴露珠到樹下去做所謂的‘灌溉’了。
        眼見姬蓯的嘮叨已經結束,陌北辰不等對方起身,便躬身施禮,一揖到底,恭聲道:“求前輩教我離開…喂!手下留情……”
        他用最直接的話剛一出口便見姬蓯晃手摸出一片梧桐葉,‘唰’的一聲扔了出來,頓時嚇得拼命調動真元,更是一急之下爆發了胎元本氣,連天王重劍都祭了出來,橫在胸前。
        然而,下一秒,陌北辰愣立當場!
        他看著那梧桐樹葉輕飄飄而來,哪里有以往那種不見蹤影而至的極速和詭異,在這一刻他才驚覺,若是姬蓯真要故技重施,他根本連基礎重劍的機會都沒有。
        緊接著,那樹葉飄然落在他重劍之上,沒有對對造成絲毫震蕩,更別說傷害了,就那么輕靈的落在劍身之上,仿佛上方不經意落下的樹葉一般自然。
        “干嘛?”姬蓯瞄了他一眼,指了指劍身上的樹葉,道:“你不是早就想離開了嗎?每日下午酉時,用這樹葉貼在梧桐樹上,啟動真元即可回到梧桐崖,有這樹葉在手,可以無視禁空之力。”
        “……”陌北辰張口結舌地看著劍身上那片梧桐葉,嘴角猛抽,就這么簡單?
        若早知道這法子,我哪里會這般糾結焦急。
        又聽姬蓯道:“不過,這樹葉對禁空之力的免疫有使用時限,那上面的樹葉紋路每斷裂一根,使用時間就會減少一部分,當全部斷裂后,這便是一片普通的樹葉了,沒有任何用處。”
        “……”
        陌北辰心里那個悔啊!
        早知如此,以前那些樹葉就該當場收集起來啊,他前前后后被打昏了不下十次吧,這十片樹葉能免疫禁空之力,簡直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居然被他無視的白白浪費了。
        “小子,你很不錯,是個很好的聽眾!”姬蓯笑了笑,令人如沐春風,點頭道:“這里以前曾有三人進入過,但他們聽我說話的時間遠不如你多,你聽了一年多,很不錯,所以,你在我這里所得的收獲算得上前無古人了。”
        “都是誰啊?”陌北辰頗感好奇,反正眼下距離酉時尚有兩個時辰,好不容姬蓯愿意如此和諧的聊天,他得好好把握一下,就算再多耽誤幾天也只值得啊。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福建快3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超级大乐透中奖查询 快乐12选5复式投注表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网赌mg电子游戏总是输 捕鱼王游戏 北京时时官网平台 南粤36选7买8个号 v8彩票app下载 黑龙江时时论坛 欧美牛牛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