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c3pup"></nobr>
  •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衍墨軒小說網

      第217章 死亡高峰

      小說:罪案第五科 作者:醉夢間 更新時間:2019-07-30 16:23
        ——最近鄰黑暗的時刻,也最接近光明,光明之火熾烈燃燒,將一切丑陋付之一炬。m.x23us
        全世界,每天都有很多刑事案件發生。
        這些案件或許在你家小區,或許在偏僻的草原,或許在人們的心里,或許正在發生。
        所有行業都有旺季,旺季代表著生意興隆,財源滾滾,殯葬業也一樣,有著它的旺季,只不過這種錢無法給人帶來快樂,只有一陣陣的悲涼……
        每年的冬季,就是殯葬行業的旺季。
        由于氣壓前后差異太大,許多年歲已高的老年人都熬不過漫長的冬季,心腦血管變得異常脆弱,倒在了臨近春季的路上。
        殯葬工們早已習慣了這種行業峰值的到來,有些麻木了。
        “今兒不能收了,緩緩吧。”
        殯儀館的館長對手下吩咐道。
        “那怎么行?剛還有人來電話,說又沒了仨,讓我們去拉人呢。”
        員工很為難。
        館長嘆了口氣,“沒辦法啊,我能怎么辦?”
        實在不是他沒有人性,這殯儀館已經‘人’滿為患了。
        剛一進寒冬臘月,這個行業就開始不消停起來,甚至變成了需要走關系看背景排號的地步。
        “沒地兒了,看看其他區的殯儀館吧。”
        “都滿了。”員工有點兒著急。
        館長雙手背在身后,“再說吧,我看看能不能挪出來地方了。”
        隨著根號一起趕來的吳道看到了這一幕,感慨萬千。
        人們常說活著艱難,想不到死了同樣很艱難,想要一個告別的地方都這么難。
        “老江在里面。”根號指了下走廊盡頭的房間。
        自從跟蹤過吳道和秦冉冉約會,根號的態度就不大對頭,吳道感覺到了他的不待見。
        “根號,之前那個事兒我得和你說道說道。”吳道搭上了根號的肩膀。
        根號微微側過腦袋看了他一眼,“這里不是說道的地方,走吧。”
        老江和先前趕過來的郭叛正圍繞著幾具尸體查看。
        吳道和他們打了招呼,也加入了工作中。
        殯儀館接收到的死者都是最近去世的,死因不大相同。
        其中有車禍,有突發疾病猝死,也有災害遇難者。
        但他們無一例外,后背上都紋著蝰蛇的圖案。
        “老江,你是怎么知道這些人身上的圖案的?太湊巧了。”吳道困惑不解。
        尸體送到了殯儀館之后,基本就要走正規的火化流程了,怎么會暴露身體特征的信息等待老江來呢?
        江流摘下口罩,走到了門邊。
        這里的空氣實在是不好,讓他感到不舒服。
        “我很早之前就聯系了各區的殯儀館,讓他們的殯葬人員幫忙留意身上帶有蝰蛇圖案的人,一旦發現他們就會第一時間聯系我。”
        “好主意。”吳道佩服道。
        之前他只知道江流和郭叛都痛恨蝰蛇組織,恨不得掘地三尺也要把他們挖出來,可卻沒想到江流如此縝密,連殯儀館都進行布局。
        “只不過是換個角度看問題而已。”江流長長的嘆了口氣,“活人行動力太強,不容易追蹤,死人就不一樣了,一切都畫上了句號,只要想辦法查明他們的信息就好辦了。”
        郭叛走過來,“一共四具,那倆和焦炭一樣的有點兒怪。”
        吳道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白布下面,兩具被燒得面目全非的尸體確實不正常,他們的皮膚幾乎都燒焦了,偏偏就后背那一處紋身還保存完好,這太過于巧合了。
        “我聽這里的工作人員說了,這些人目前都沒有家屬來認領,身上也都沒有有效證件,所以身份信息不詳,只能記錄大概的死因和年齡了。”郭叛將了解到的情況告訴大家。
        根號細細查看了一下尸體,“目前看來和介紹的死因沒太大出入,進一步還需要回去檢查了才知道。”
        下午,第五科解剖室。
        根號將檢查的結果一一記錄在案。
        首先是一具中年男人的尸體。
        這是一位早起去市場的老太太發現的,一開始她的眼神不好,以為是誰丟棄的一包破衣服,走近了才發現是一個中年男人被車子碾壓肢體扭曲在了一起,老太太打了急救電話,由于受到了太大的驚嚇,自己也被來的救護車一同拉走了。
        只不過男人在去醫院的路上就斷了氣兒,身子都快涼透了,于是就被送到了殯儀館。
        “頭部皮膚擦傷,左前臂骨折,右腿小腿骨折,腿骨外露,肝臟破裂,死因為大量失血。”根號對著錄音筆說道。
        “看來是純粹的交通意外了?”郭叛有點兒不甘。
        吳道摸著下巴,“就算是交通意外也分為是否蓄意,目前明確的只是他的死因而已,背后或許隱藏著不尋常的秘密。”
        郭叛淡定下來。
        根號看了看尸體,“從他身體的多處軟組織擦傷來看,應該存在反復碾壓的情況。”
        “反復碾壓?”吳道吃驚的瞪大眼。
        根號特意指出了尸體身上的幾處傷痕,解釋說應該是不同車輛造成的。
        “這種倒是常見。”秦冉冉靠著門框說道,“有可能他被第一輛車子剮蹭摔倒了,當時只是輕微傷,可想要爬起來的時候,身后又來了一輛車,他剛好處于盲區,被車子撞倒碾壓,而后受傷的他無力起身,夜晚的車又多為著急趕路,即便有小范圍的顛簸,也只當是路況不平而已。”
        鄒戀雅同意秦冉冉的說法,“之前我也接觸過類似的案例,還引起了一陣法律糾紛,一共涉嫌肇事的幾名司機都需要舉證那個人不是斷氣在自己的車下,當時還掀起了社會熱議。”
        “事發路段應該有攝像頭。”江流說道,跟著撥通了交警隊的電話請他們協助。
        交警隊的反饋很快,視頻資料很快就提取成功了。
        當時這名男子的狀態很奇怪,走路歪歪扭扭的,而且逐漸偏離了安全地帶向著馬路中間走去,當他停下來擺弄手機的時候,一輛渣土車行駛了過來,跟著男人從視頻里短暫消失了。
        吳道猜測男人應該是被渣土車的某個物件剮蹭倒地了,因為當時渣土車正在轉彎,*在的地方剛好處于車輛轉彎甩尾的盲區,非常容易發生意外。
        “你們看,他又出現了!”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福建快3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新疆时时中奖guize 秒速赛走势技巧 老版本重庆时时彩助手 手机真钱捕鱼平台 新时时老时时 体彩七位数预测号 今日福体彩开奖结果 命中率最高欧赔心得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路 vr竞速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