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c3pup"></nobr>
  •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衍墨轩小说网

      第217章 死亡高峰

      小说:罪案第五科 作者:醉梦间 更新时间:2019-03-27 04:20
        ——最近邻黑暗的时刻,也最接近光明,光明之火炽烈燃烧,将一切丑陋付之一炬。m.x23us
        全世界,?#21051;?#37117;有很多刑事案件发生。
        这些案件或许在你家小区,或许在偏僻的草原,或许在人们的心里,或许正在发生。
        所有行业都有旺季,旺季代表着生意兴隆,财源滚滚,殡葬业也一样,有着它的旺季,只不过这种钱无法给人带来快乐,只有一阵阵的悲凉……
        每年的冬季,就是殡葬行业的旺季。
        由于气压前后差异太大,许多年岁已高的老年人都熬不过漫长的冬季,心脑血管变得异常脆弱,倒在了临近春季的路上。
        殡葬工们早已习惯了这种行业峰值的到来,有些麻木了。
        “今儿不能收了,缓缓吧。”
        殡仪馆的馆长对手下吩咐道。
        “那怎么行?刚还有?#27515;?#30005;话,说又没了仨,?#26790;?#20204;去拉人呢。”
        员工很为难。
        馆长叹了口气,“?#35805;?#27861;啊,我能怎么办?”
        实在不是他没有人性,这殡仪馆已经‘人’满为患了。
        刚一进寒冬腊月,这个行业就开始不消停起来,甚至变成了需要走关系看背景排号的地步。
        “没地儿了,看看其他区的殡仪馆吧。”
        “都满了。”员工有点儿着急。
        馆长双手背在身后,“再说吧,我看看能不能挪出来地方了。”
        随着根号一起赶来的吴道看到了这一幕,感慨万千。
        人们常说活着艰难,想不到死了同样很艰难,想要一个告别的地方都这么难。
        “老江在里面。”根号指了下走廊尽头的房间。
        ?#28304;?#36319;踪过吴道和秦冉冉约会,根号的态度就不大对头,吴道感觉到了他的不待见。
        ?#26696;?#21495;,之前那个事儿?#19994;?#21644;你说道说道。”吴?#26469;?#19978;了根号的肩膀。
        根号微微侧过?#28304;?#30475;了他一眼,“这里不是说道的地方,走吧。”
        老江和先?#26696;?#36807;来的郭叛正围绕着几具尸体查看。
        吴道和他们打了招呼,也加入了工作?#23567;?br/>  殡仪馆接收到的死者都是最近去世的,死因不大相同。
        其中有车祸,有突发疾病猝死,也有灾害遇难者。
        但他们无一例外,后背上都纹着蝰蛇的图案。
        “老江,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人身上的图案的?#21051;?#20945;巧了。”吴道困惑不解。
        尸体送到了殡仪馆之后,基本就要走正规的火化流程了,怎么会暴露身体特征的信息等待老江来呢?
        江流摘下口罩,走到了门边。
        这里的空气实在是不好,让他感到不舒服。
        “我很早之前就联系了各区的殡仪馆,让他们的殡葬人员帮忙留意身上带有蝰蛇图案的人,一旦发现他们就会第一时间联系我。”
        “好主意。”吴道佩服道。
        之前他只知道江流和郭叛都?#26149;?#34672;蛇组织,恨不得掘地三尺也要把他们挖出来,可却没想到江流如此缜密,连殡仪馆都进行?#23395;幀?br/>  “只不过是换个角度看问题而已。”江流长长的叹了口气,“活人行动力太强,不容易追踪,死人就不一样了,一切都画上了句号,只要想办法查明他们的信息就好办了。”
        郭叛走过来,“一共?#26408;擼?#37027;俩和焦炭一样的有点儿怪。”
        吴道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白布下面,两具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确实不正常,他们的皮肤几乎都烧焦了,偏偏就后背那一处纹身还保存完好,这太过于巧合了。
        “我听这里的工作人员说了,这些人目前都没有家属来认领,身上也都没有有效证件,所以身份信息不详,只能记录大概的死因和年龄了。”郭叛将了解到的情况告诉大家。
        根号?#36214;?#26597;看了一下尸体,“目前看来和介绍的死因没太大出入,进一步还需要回去检查了才知道。”
        下午,第五科解剖室。
        根号将检查的结果一一记录在案。
        首先是一具?#24515;?#30007;?#35828;?#23608;体。
        这是一位早起去市场的老太太发现的,一开始她的眼神不好,以为是谁丢弃的一包破?#36335;?#36208;近了才发现是一个?#24515;?#30007;人被车子碾压肢体扭曲在了一起,老太太打了急救电话,由于受到了太大的惊吓,自己也被来的救护车一同拉走了。
        只不过男人在去医院的路上就断了气儿,身子都快凉透了,于是就被送到了殡仪馆。
        “头?#31185;?#32932;擦伤,左前臂骨折,右腿小腿骨折,腿骨外露,肝脏破裂,死因为大量失血。”根号对着?#23478;?#31508;说道。
        “看来是?#30475;?#30340;交通意外了?”郭叛有点儿不甘。
        吴道摸着下?#20572;?#23601;算是交通意外也分为是否蓄意,目前明确的只是他的死因而已,背后或许隐藏着不寻常的秘密。”
        郭叛淡定下来。
        根号看了看尸体,“从他身体的多处软组织擦?#27515;?#30475;,应?#20040;?#22312;反复碾压的情况。”
        “反复碾压?”吴道吃惊的瞪大眼。
        根号特意指出了尸体身上的几处伤痕,解释说应该是不同车辆造成的。
        “这种倒是常见。”秦冉冉靠着门框说道,“有可能他被第一辆车子剐蹭摔倒了,当时只是轻微伤,?#19978;?#35201;爬起来的时候,身后又来了一辆车,他刚?#20040;?#20110;盲区,被车子撞倒碾压,而后受?#35828;?#20182;无力起身,夜晚的车又多为着急?#19979;罰?#21363;便有小范围的颠簸,也只当是路况不平而已。”
        邹恋雅同意秦冉冉的说法,“之前我也接触过类似的案例,还引起了一阵法律纠纷,一共涉嫌肇事的几名司机都需要举证那个人不是断气在自己的车下,当时还掀起了社会热议。”
        “事发路段应该有摄像头。”江流说道,跟着拨通了交警队的电话请他?#20999;?#21161;。
        交警队的反馈很快,视频资料很快就提取成功了。
        当时这名男子的状态很奇怪,走路歪歪扭扭的,而且逐渐偏离了安全地带向着马路中间走去,当他停下来摆弄?#21482;?#30340;时候,一辆渣土车行驶了过来,跟着男人从视频里短暂消失了。
        吴道猜测男人应该是被渣土车的某个物件剐蹭倒地了,因为当时渣土车正在转弯,*在的地方刚?#20040;?#20110;车辆转弯甩尾的盲区,非常容易发生意外。
        “你们看,他又出现了!”
      可以使?#27809;?#36710;、←→快捷键阅读
      福建快3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