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c3pup"></nobr>
  •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衍墨軒小說網

      第431章:首映開始

      小說:這個明星來自地球 作者:關烏鴉 更新時間:2019-03-11 03:47

        【劇本是一部電影的源頭。沒有劇本,再龐大再專業的電影制作團隊也會迷失方向。】
        【寫劇本是件苦活,對任何寫作者來說,最基本的就是要耐得住一次只寫一個詞的枯燥。不能想著一次把劇本寫完,一天寫個兩三頁就差不多了,堅持下去,就會有幾百頁。】
        【想要當導演,就得先動筆寫一個劇本,了解電影的結構和本質。然后不斷的尋求其他人的建議、聽從你內心的聲音去打磨它。如果連寫一個劇本的耐心都沒有,那還有什么可能去做一個導演呢?】
        【一部電影可以源自一個毫無意義的細枝末節,例如對一種顏色的感覺,對一個眼神的回想,對一首終日盤旋在你耳朵里的旋律糾纏不清的眷念。】
        【之所以想寫《時空戀旅人》這么一個故事,一開始只是源于我和朋友聊天時產生的一個問題:怎樣確認自己是不是真心喜歡一個人?】
        【最后我們做出的假設是:假如我們的人生能夠帶著記憶重來一次,我們可以規避人生當中的很多陷阱,也可以少走很多彎路,但走捷徑的代價就是會錯過那個人,而這時候,我們如果仍然愿意在相同的時間和相同的地點遇見那個人,那么我覺得這就是真心喜歡了。】
        【想知道我的選擇?去看電影吧,我把我的選擇放在了電影里。】
        【……】
        在第一期《導演手記》系列視頻里,韓覺以一個老資歷的影視從業者的角度,說著有關電影和劇本的理解。
        視頻里,韓覺總是在忙著寫東西。
        飛機上、餐桌旁、書桌前、甚至臨上臺唱歌了,他突然想到了一段絕妙的臺詞,他立馬拿出紙筆記下來,寫完之后看著紙張笑容滿意,上臺唱歌。下一個鏡頭,韓覺唱完歌回來了,拿起之前寫了臺詞的那張紙,皺著眉頭越看越嫌棄,“什么玩意!”,幾下揉成一團,扔掉,抿著嘴開始想新的臺詞。
        手持鏡頭的小周有時候會在韓覺寫作的間隙,問上一些寫劇本的過程中,大概率會遇到的難題。劇本寫完之后,又有那些需要注意的。
        韓覺就簡單講講他如何如何解決,似乎很有經驗。
        現如今,人們大多承認了韓覺在音樂方面的才華,腦補了韓覺在沉寂被雪藏的那五年里,是如何痛定思痛、沉下心來刻苦學習音樂制作。但所有人都沒想到,韓覺在那五年里,似乎除了學習音樂制作,還學習了寫劇本和拍電影。
        拍的電影如何暫且不說,但那個架勢,倒是有模有樣蠻專業的。
        這讓幾個月前嘲諷韓覺拍電影是玩票,是圈錢的人們感覺到了輕微的臉疼。
        “太假了太假了!”于是就有人懷疑韓覺,說這個視頻是在作秀,視頻里的對話也都是背好的,“這是在立人設!”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當初韓覺寫出音樂佳作的時候,也是這么一波又一波的質疑。
        但現在的韓覺也是有粉絲有歌迷的人了,笑嘻嘻地勸那邊黑韓覺的人話不要說太滿,要知道互聯網可是有記憶的。
        那邊果然猶豫了,現在沒有看到最終的電影,一切貶低都是空中閣樓,是立不住的。所以他們決定等首映結束,第一批口碑出爐了再黑也不遲。
        兩邊的人都很有自信。
        眼看著七夕就要到了,越來越多的人把視線投入到了【朱門電影節】。
        ……
        ……
        對土生土長的華夏人來說,長安景色在歷史加成下有其獨到之處,但濃厚的華夏氛圍就沒什么稀奇的了,然而這里的一切對韓覺來說,是真的稀奇。
        他們一幫人下了飛機,坐著大巴前往下榻的酒店,韓覺就一路看著窗外的風景,目不暇接。
        韓覺是跟夏原裴清宋寅這一批制作人團隊一起過來的。明天就是電影的首映,他們中午才在魔都集合。
        韓覺在美利堅的唱片錄制到了最后階段,實在走不開。不然韓覺也想跟賈倫斯那一批,早一點抵達長安,然后一天到晚看電影,吃飯,逛古城。
        大巴車上,沒有了外人,大家暢聊著《時空戀旅人》的內容,氣氛空前熱烈。
        整個制作人團隊里只有夏原、賈倫斯、裴清和韓覺看過最終版的成片,其他人雖也看過劇本,了解個情節大概,但時至今日已忘得差不多,內部試映的時候故意沒看,專門留到在【朱門電影節】首映的時候,跟觀眾一起看。
        裴清從前排回過頭來問韓覺:“情人節怎么辦?”
        裴清的這句話聽起來很有歧義,讓別上的人聽了哈哈大笑。
        韓覺看著窗外頭也不回道:“貓放我工作室合伙人那里了。”
        裴清笑呵呵地說:“我是問你七夕打算怎么過。”
        韓覺翻了個白眼:“我又不算單身少女,我過什么七夕。”
        華夏的情人節是上元節,那個“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上元節。然而社會發展至今,消費主義擁有重新定義所有節日的能力。其最終目的只有一個——消費,讓所有的現代節日都服務于購物。
        七夕節自古是單身少女們的節日,是正兒八經的“少女節”,但因為它有個牛郎織女的傳說,帶點浪漫色彩,于是在商家的營銷下,七夕節就漸漸向情人節轉變了——畢竟情侶之間的消費能力更為強大。
        韓覺前世就不愛過各種節日,更不喜歡在節日里進行消費。因為每到節日,出去街上都是烏泱泱的一片人,吃飯要排很長的隊,看電影的座位十分邊緣。一點都體會不到節日的樂趣。
        在他看來,節日的最大作用,就是給一部分膽小鬼一個理由,去找平時不敢找的人說話或見面。
        “現在七夕有點不像是少女節了,”坐在韓覺邊上的夏原,扭頭問著韓覺,“咱們這電影成為了消費主義異化傳統節日的打手,你不生氣?”
        “電影本來就有商品屬性,對商品進行營銷是該有的手段,這又有什么值得生氣的。”韓覺顯得很無所謂:“再說了,說好的我只負責電影的創作部分,后續對作品的處理是你們這些制作人的工作,互不干涉。”
        韓覺在創作的時候,夏原是真的從沒干涉過他。現在電影拍完了,也剪完了,就真的都交給夏原處理了。而且把電影交給夏原處理,他也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擔心。
        夏原問:“門票給你朋友沒?”
        “給了,”韓覺點頭,“都來。”
        “那首映的時候起碼能有點星光了。”
        “影評人那邊?”
        “找了一些,另外一些是不請自來的。”夏原說。
        本來電影首映,是要叫一些影評人來觀看的。影評人是觀眾觀影的風向標,一個好的影評,有時候能挽救一部電影。夏原他們沒有認識的影評人,就算是貼錢也要請一些不那么嚴苛的影評人來看電影的。但是沒等夏原把這部分預算用完,一些大大小小影評人就在微特上貼了照片,說買到《時空戀旅人》的門票了。其中更有一些眼光苛刻,嘴毒的影評人。
        夏原知道,這是有人花了錢打算來整他們的。
        “有誰?”裴清問。
        夏原報了幾個名字。
        裴清知道其中的一兩個,都是給在知名報紙上寫影評的人,經常有人形容他們“特別難搞”,也不知這次怎么就被說動過來了。
        然而裴清不怎么慌張:“不用怕,好的作品從來自說自話,他們帶節奏也沒用。”
        “哎,來者是客,咱們要好客一點。”韓覺擺擺手。
        畢竟電影已經拍完了,一切能被理解或誤解的東西,都在那里了。作為一名創作者,面對成千上萬人各種各樣挑剔的聲音,韓覺在前世就已經習慣了。而有些批評也確實能指出不足,別太把自己當回事心態就可以放正了。
        “嘖嘖嘖,虛偽,”裴清嘖嘖搖頭,“果然你們娛樂圈的人最會交朋友了。”
        邊上的宋寅嗷了一嗓子,說他可是真性情。
        夏原問道:“和你一起去瓊省的好朋友呢?”
        這個問題一出,整車的人都【喔喔~】起哄,都知道那個好朋友是在指誰。
        “她說她明天到。”韓覺說到這里,也笑了起來。
        上個禮拜電話里通話,章依曼看了《時空戀旅人》的預告片,聽說了《時空戀旅人》被安排在七夕上映之后,就聰明地猜到這部電影是愛情片。這電影恐怕就是韓覺說的周年禮物,也是電話里顧凡欲言又止的內容。
        章依曼猜到以后,還竭力掩飾自己沒有看穿這個驚喜,每當韓覺要說電影的時候,她就“善解人意”地強行轉移話題。這不打自招的樣子,韓覺也樂意配合她,只跟她說首映那天記得來,有好事情。電話那頭的章依曼忍著笑應了下來。
        韓覺一伙人到達之后酒店和賈倫斯他們匯合之后,已經將近傍晚。
        賈倫斯興沖沖地跑過來,邀請大家聽他的獲獎感言。可以看得出來,在【朱門】待了幾天,賈倫斯拔劍四顧心茫然,已經相當膨脹了。
        由于明天有正事,大家這頓晚餐吃得都很克制。
        第二天,韓覺照例起早,在酒店的健身房運動了一會兒,然后和陸續出現的小伙伴一起在餐廳吃早餐。
        席間餐桌上很是熱鬧,大家就跟春游前的小學生一樣興奮。
        首映在上午九點半。
        七點半的時候,一伙人就浩浩蕩蕩地出發了。
        主創坐一輛,制作人坐一輛。
        ……
        ……
        從早上七點開始,七號影院這邊的保安已早早就位,門外也有了一大批等著進場的觀眾。
        《時空戀旅人》的首映許多人期待已久,是今年【朱門】的頭號流量,【朱門】這邊也對應地給予了最大程度的重視,弄了紅地毯,也派了個專門的主持人。
        等到八點四十的時候,裝載著《時空戀旅人》劇組的車輛,陸續到達影院門口,引來觀眾的一片歡呼。
        “現在韓覺他們來了!”小池早早搶了個好位置,把鏡頭對準了車門口。而倩倩和小夏,就專心地在邊上喊韓覺的名字。
        韓覺是第一個出來的,一開場就引得觀眾騷動連連,記者相機快門不停歇的一陣按。
        觀眾里有亞洲人,也有歐美人。當韓覺出來的時候,各種口音的華夏文和英文就夾雜在一起歡迎著他。
        韓覺發現了小池他們,上前打了個招呼之后,在簽名版上簽了名,就率先進去了。
        接著是杰克他們逐個登場。當杰克這些外國人出現的時候,場內所有外國人一齊呼喊著他們的名字:
        “杰克!杰克!杰克!”
        “詹妮弗!詹妮弗!詹妮弗!”
        杰克他們對著同胞和老鄉用力揮手,差點熱淚盈眶。
        后來每位主創,不管是華夏人還是美利堅人,不管有名還是無名,好看還是不好看,走出來的時候都獲得了大量的掌聲和呼喊。
        主創走完之后,是各個前來支援的明星。
        有顧凡,有張子商,有小范,還有一些夏原和宋寅那邊請來的明星朋友。
        眾人簽了名,拍了照之后,就進到了影院里面。
        隨后影院開放,觀眾憑票出場。
        不消一會兒,放映廳座無虛席。
        人滿之后,電影還不會馬上開始——主要的主創人員站在舞臺上的時候,得先有個簡短的采訪。
        韓覺在臺上,一眼把臺下六百人盡收眼底。他看到了一些表情嚴肅的影評人,看到了【朱門】那邊的人,也看到了坐于第二排的顧凡在向他揮手,看到了小范,看到了張子商,看到了小池,還看到了很多很多的粉絲,有他的,也有章依曼的。
        韓覺甚至看到了【W.I.N.5】的那四個老粉絲,韓覺又笑著對她們揮了揮手,依然引得她們一陣激動地回應。
        但韓覺唯獨沒有看到他今天最想看到的人。
        夏原的邊上有一個位置是空著的——她的粉絲來了,她卻沒來。
        主持人說:“讓我們先請《時空戀旅人》的導演韓覺,來說幾句。”
        現場馬上響起了韓覺的名字:
        “韓覺!韓覺!韓覺!”
        這些觀眾有些是韓覺的粉絲,有些是韓覺的歌迷。他們有些不是長安人,之所以不遠千里來來長安,就是為了給韓覺送上支持。
        “還請大家不要喊了,我有點不習慣,”韓覺拋開腦中的思緒,用手勢壓了壓呼聲,開著玩笑道,“我不太習慣只有四百多個人一起喊我的名字。”
        臺下所有人哄笑。
        氣勢一下散掉,也就真的不喊了。
        “你們現在到了電影院,我希望各位忘掉我之前在真人秀里的形象,也放下我在音樂方面的所得,就在這兩個多小時里,專專心心地看這部電影。當然,看完電影之后還是要把該記的記起來,該拿起來的拿起來。”
        韓覺舉著話筒,身姿挺拔地站在幾個美利堅人邊上,穿著西裝卻一點也不突兀。臺下的人看多了韓覺穿西裝的樣子,甚至會覺得那幾個老外把西裝穿得很不和諧,是假老外。
        “其他有關電影的東西,等你們看完電影,我們再討論,”然后韓覺不等主持人繼續問些什么,就介紹起了站在他邊上的杰克:“這一位是我們的男演員,狄杰克。”
        把杰克推出去之后,韓覺雖然噙著笑,眼神卻一直在臺下尋找著什么。
        杰克拿起話筒,和大家笑著打招呼,一遍華夏文一遍英文。
        看著臺下一片或陌生或玩味的目光,杰克說:“我跟大家一樣,心里都有個疑惑——為什么韓導不找華夏人,不找明星,偏偏找我這個美利堅無名小卒來當男主角。后來我冒著失業的風險去問韓導,韓導跟我說,影視劇不需要明星,影視劇重要的是角色、人物性格,以及是否能讓人共情。”
        “我比較愛抬杠,我接著問,不是明星的好演員那么多,為什么還是找我。韓導不耐煩了,他說,”杰克頓了頓,模仿著韓覺皺眉的表情,和平淡的聲音,說:“【一定要我說選你是因為你比較便宜這個事實嗎?】”
        臺下觀眾哈哈大笑。因為韓覺的話,也因為杰克幾下子把韓覺模仿地惟妙惟肖,很顯功力。
        接著輪到詹妮弗說話了。
        以前的詹妮弗在這種場合,意氣風發說得最多,經過了近兩年的沉淪,她握著話筒就先把韓覺感謝了一陣:“闊別銀幕兩年,今天站在大洋彼岸的這里,我有很多話想說,但最后只想感謝韓導……”
        韓覺笑著拍了拍她的肩膀:“這些話留著以后拿大獎了再說吧。”
        “最后,請我們的制作人來聊一聊。”主持人說。
        賈倫斯用手掌【噗噗】兩聲拍了拍話筒,然后放在嘴邊,準備說點什么。
        觀眾目光集中在這個在影院里戴著墨鏡的長發怪人,發現賈倫斯長久都沒有開口說話。
        場面一時相當安靜。
        就在主持人準備圓場接話的時候,賈倫斯開口說:“我站在現在這個地方,用了整整五年。在全世界沒人相信我能拍出一部電影的時候,只有十一個人相信我。夏原、宋寅、裴清、李承景……韓覺。這是我們的電影,歡迎大家來看我們的電影……希望你們喜歡。”
        時間剛好到了九點半。
        在熱烈的掌聲中,韓覺他們從臺上下來到第一排位置坐好,等待著電影的放映。
        電影即將開始,觀眾們自覺地把手機調成了靜音,調整好坐姿,摩拳擦掌地等著銀幕亮起。
        韓覺坐到位置上以后,仍沒有放棄搜索目標,一直往后看著。和粉絲目光對上的時候,他會笑一笑。但夏原卻知道,韓覺并不如外表那般平靜。
        夏原蹲在韓覺邊上,問道:“她有沒有發消息給你?”
        韓覺搖搖頭:“不知道,我手機不在身上。”
        “你記不記得她號碼?”夏原問,“用我手機試試。”
        韓覺記得章依曼的號碼。然而他用夏原的手機發了短信過去,沒有任何回應。
        韓覺握著手機,深呼吸。
        然而,直到放映廳的燈完全暗掉,銀幕亮起來,章依曼也都沒有出現。
        銀幕上緩緩亮起賈倫斯制作公司的標志。
        賈倫斯得意地左右看了看,結果卻因為戴著墨鏡,什么都看不清楚。
        正片已經開始,但韓覺根本沒有心思看下去。
        【會不會迷路了?】
        【還是被粉絲堵住了?】
        【難道路上出了什么事?……】
        韓覺腦子里閃過一幕幕不好的景象,整個人都要坐不住了。
        韓覺正打算跟身旁的賈倫斯請假,離席去找章依曼的時候,突然,一具溫軟的身軀弓著身子撞到了他的懷里。
        韓覺下意識就想把突然出現的東西順勢摔倒,但第二個下意識后發先至,他把懷里的人緊緊抱住,不讓她滑倒。
        “哈,哈,哈……”一個微帶喘氣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大叔!我,我來啦~”
        “呼~”韓覺聞著那熟悉的味道,他緊緊抱著懷里的人,仰著腦袋,呼出了一口悠長的氣。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福建快3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k8彩票手机客户端APP 福建时时平台 小魏走势图时时彩 kk棋牌代理 9注14码双色球聪明组合 台湾时时彩骗局揭秘 三昇体育安卓版 云南时时奖金表 好彩1生肖走势图 重庆时时官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