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c3pup"></nobr>
  •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衍墨轩小说网

      第431章:首映开始

      小说: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作者:关乌鸦 更新时间:2019-03-11 03:47

        【剧本是一部电影的源头。没有剧本,再庞大再专业的电影制作团队也会迷失方向。】
        【写剧本是件苦活,对任何写作者来说,最基本的就是要耐得住一次只写一个词的枯燥。不能想着一次把剧本写完,一天写个两三页就差不多了,坚持下去,就会有几百页。】
        【想要当导演,就得先动笔写一个剧本,了解电影的结构和本质。然后不断的寻求其他?#35828;?#24314;议、听从你内心的声音去打磨它。如果连写一个剧本的耐心都没有,那还有什么可能去做一个导演呢?】
        【一部电影可以源自一个毫无意义的细枝末节,例如对一种颜色的感觉,对一个眼神的回想,对一首终日盘旋在你耳朵里的旋律纠缠不清的眷念。】
        【之所以想写《时空恋旅人》这么一个故事,一开始只是源于我?#22242;?#21451;聊天时产生的一个问题:怎样确认自己是不是真心?#19981;?#19968;个人?】
        【最后我们做出的假设是:假如我们的人生能够带着记忆重来一次,我们可以规避人生当中的很多陷阱,?#37096;?#20197;少走很多弯路,但走捷径的代价就是会错过那个人,而这时候,我们如果仍然愿意在相同的时间和相同的地点遇见那个人,那?#27425;?#35273;得这就是真心?#19981;读恕!?br/>  【想知道我的选择?去看电影吧,我把我的选择放在?#35828;?#24433;里。】
        ?#23613;?br/>  在第一期《导演手记》系列视频里,韩觉以一个老资历的影视从业者的角度,说着有关电影和剧本的理解。
        视频里,韩觉总是在忙着写东西。
        飞机上、餐桌旁、书桌前、甚至临上台唱歌了,他突然想到了一段绝妙的台词,他立马拿出纸?#22987;?#19979;来,写完之后看着纸张笑容满意,上台唱歌。下一个镜头,韩觉唱完歌回来了,拿起之前写了台词的那张纸,皱着眉头越看越嫌弃,“什么玩意!?#20445;?#20960;下揉成一团,扔掉,抿着嘴开始想新的台词。
        手持镜头的小周有时候会在韩觉写作的间隙,问上一些写剧本的过程中,大概率会遇到的难题。剧本写完之后,又有那些需要注意的。
        韩觉就简单讲讲他如何如何解决,似乎很有经验。
        现如今,人们大多承认了韩觉在音乐方面的才华,脑补了韩觉在沉寂被雪藏的那五年里,是如何痛定思痛、沉下心来刻苦学习音乐制作。但所有人都没想到,韩觉在那五年里,似乎除了学习音乐制作,还学习了写剧本?#22242;?#30005;影。
        拍的电影如何暂?#20063;?#35828;,但那个架势,倒是有模有样蛮专业的。
        这让几个月前嘲讽韩觉拍电影是玩票,是圈钱的人们感觉到了轻微的?#31243;邸?br/>  “太假了太假了!”于是就有人怀疑韩觉,说这个视频是在作秀,视频里的对话也都是背好的,“这是在立人设!”
        历史总是惊?#35828;?#30456;似,当初韩觉写出音乐佳作的时候,也是这么一波又一波的质疑。
        但现在的韩觉也是有粉丝有歌迷的人了,笑嘻嘻地劝那边黑韩觉的人话不要说太满,要知道互联网可是有记忆的。
        那边果然犹豫了,现在没有看到最终的电影,一切贬低都是空中阁楼,是立不住的。所以他们决定等首映结束,第一批口碑出炉了再黑也不迟。
        两边的人都很有自信。
        眼看着七夕就要到了,越来越多的人把视线投入到了【朱门电影节】。
        ……
        ……
        对土生?#33080;?#30340;华夏人来说,长安景色在历史?#26144;?#19979;有其独到之处,但浓厚的华夏氛围就没什么稀奇的了,然而这里的一切对韩觉来说,是真的稀奇。
        他们一帮人下了飞机,坐着大巴前往下榻的?#39057;輳?#38889;觉就一路看着?#24052;?#30340;风景,目不暇接。
        韩觉是跟?#33041;?#35060;清?#25105;?#36825;一批制作人团队一起过来的。明天就是电影的首映,他们中午才在魔都集?#31232;?br/>  韩觉在美利坚的唱片录制到了最后阶段,实在走不开。不然韩觉也想跟贾伦斯那一批,早一点抵达长安,然后一天到晚看电影,吃饭,逛古城。
        大巴车上,没有了外人,大?#39029;?#32842;着《时空恋旅人》的内容,气氛空前热烈。
        整个制作人团队里只有?#33041;?#36158;伦斯、裴清和韩觉看过最终版的成片,其他人虽?#37096;?#36807;剧本,了解个情节大概,但时?#20004;?#26085;已忘得差不多,内部试映的时候故意没看,专门留到在【朱门电影节】首映的时候,跟观众一起看。
        裴清从前排回过头来问韩觉:“情人节怎么办?”
        裴清的这句话听起来很有歧义,让别上的人听了哈哈大笑。
        韩觉看着?#24052;?#22836;也不回道:“猫放我工作室合伙人那里了。”
        裴清笑呵呵地说:“我是问你七夕打算怎么过。”
        韩觉翻了个白眼:“我又不算单身少女,我过什么七夕。”
        华夏的情人节是上元节,那个“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上元节。然而社会发展?#20004;瘢?#28040;费主义拥有重新定义所有节日的能力。其最终目的只有一个——消费,让所有的现代节日都服务于?#20309;鎩?br/>  七夕节自古是单身少女们的节日,是正儿八经的“少女节?#20445;?#20294;因为它有个牛郎织女的传说,带点浪漫色彩,于是在商家的营销下,七夕节就渐渐向情人节转变了——?#26247;?#24773;侣之间的消费能力更为强大。
        韩觉前世就不爱过各种节日,更不?#19981;?#22312;节日里进行消?#36873;?#22240;为每到节日,出去街上都是乌泱泱的一片人,吃饭要排很长的队,看电影的座位十分边缘。一点都体会不到节日的乐趣。
        在他看来,节日的最大作用,就是给一部分胆小鬼一个理由,去找平时不敢找的人说话或见面。
        “现在七夕有点不像是少女节了,”坐在韩觉边上的?#33041;?#25197;头?#39318;?#38889;觉,“咱们这电影成为了消费主义异化传统节日的打手,你不生气?”
        “电影本来就有商品属性,对商?#26041;?#34892;营销是该有的手段,这又有什么值得生气的。”韩觉显得很无所谓:“再说了,说好的我只负责电影的创作部分,后续对作品的处理是你们这些制作?#35828;?#24037;作,互不干涉。”
        韩觉在创作的时候,?#33041;?#26159;真的从没干涉过他。现在电影?#32784;?#20102;,也剪完了,就真的都交给?#33041;?#22788;理了。而且把电影交给?#33041;?#22788;理,他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担心。
        ?#33041;?#38382;:“门票给你朋友没?”
        “给了,”韩觉点头,“都来。”
        “那首映的时候起码能有点星光了。”
        “影评人那边?”
        “找了一些,另外一些是不请自来的。?#27605;脑?#35828;。
        本来电影首映,是要叫一些影评人来观看的。影评人是观众观影的风向标,一个好的影评,有时候能挽救一部电影。?#33041;?#20182;们没有认识的影评人,就算是贴钱也要请一些不那么严苛的影评人来看电影的。但是没?#35748;脑?#25226;这部分预算用完,一些大大小小影评人就在微特上贴了照片,说买到《时空恋旅人》的门票了。其中更有一些眼光苛刻,嘴毒的影评人。
        ?#33041;?#30693;道,这是有人花了钱打算来整他们的。
        “有谁?”裴清问。
        ?#33041;?#25253;了几个名字。
        裴清知道其中的一两个,都是给在知名报纸上写影评的人,经常有人形容他们“特别难搞?#20445;?#20063;不知这次怎么就被说动过来了。
        然而裴清不怎么慌张:“不?#38376;攏?#22909;的作品从来自说自话,他们带节奏也没用。”
        “哎,来者是客,咱们要好客一点。”韩觉摆摆手。
        ?#26247;?#30005;影已经?#32784;?#20102;,一切能被理解或误解的东西,都在那里了。作为一名创作者,面对成千上万人各种各样挑剔的声音,韩觉在前世就已经习惯了。而有些批评也确?#30340;?#25351;出不足,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心态就可以放正了。
        “啧啧啧,虚伪,”裴清啧啧摇头,“果然你们娱乐圈的人最会交朋友了。”
        边上的?#25105;?#22007;了一嗓子,说他可是真性情。
        ?#33041;?#38382;道:“和你一起去琼省的好朋友呢?”
        这个问题一出,整车的人都【喔喔~】起哄,都知道那个好朋友是在指谁。
        ?#20843;?#35828;她明天到。”韩觉说到这里,也笑了起来。
        上个礼拜电话里通话,章依曼看了《时空恋旅人》的预告片,听说了《时空恋旅人》被?#25165;?#22312;七夕上映之后,就聪明地猜到这部电影是爱情片。这电影恐怕就是韩觉说的周年礼物,也是电话里顾凡欲言?#31181;?#30340;内容。
        章依曼猜到以后,还竭力掩饰自己没有看穿这个惊喜,每当韩觉要说电影的时候,她就?#21543;?#35299;人意”地强行转移话题。这不打自招的样子,韩觉也乐意配合她,只跟她说首映那天记得来,有好事情。电话那头的章依曼忍着笑应了下来。
        韩觉一伙?#35828;?#36798;之后?#39057;?#21644;贾伦斯他们汇合之后,已经将近傍晚。
        贾伦斯兴冲冲地跑过来,邀请大家听他的获奖感言。可以看得出来,在【朱门?#30475;?#20102;几天,贾伦斯?#35859;?#22235;顾心茫然,已经相当膨胀了。
        由于明天有正事,大家这顿晚餐吃得都很克制。
        第二天,韩觉照例起早,在?#39057;?#30340;健身房运动了一会儿,然后和陆续出现的小伙伴一起在餐厅吃早餐。
        席间餐桌上很是热闹,大家就跟春游前的小学生一样兴奋。
        首映在上午九点半。
        七点半的时候,一伙人就浩?#39057;?#33633;地出发了。
        主创坐一辆,制作人坐一辆。
        ……
        ……
        从早上七点开始,七号影院这边的保安已早早就位,门外也有了一大批等着进场的观众。
        《时空恋旅人》的首映许多人期待已?#33579;?#26159;今年【朱门】的头号流量,【朱门】这边也对应地给予了最大程度的重视,弄了红地毯,也派了个专门的主持人。
        等到?#35828;?#22235;十的时候,装载着《时空恋旅人》剧组的车辆,陆续到达影?#22909;?#21475;,引来观众的一片欢呼。
        “现在韩觉他们来了!”小池早早抢了个好位?#33579;?#25226;镜头对准了?#24471;?#21475;。而倩倩和小?#27169;?#23601;专心地在边上喊韩觉的名字。
        韩觉是第一个出来的,一开场就引得观众骚动连连,记者相机快门不停歇的一阵按。
        观众里有亚洲人,也有欧美人。当韩觉出来的时候,各种口音的华夏文和英文就?#24615;?#22312;一起?#38431;?#30528;他。
        韩觉发现了小池他们,上前打了个招呼之后,在签名版上签了名,就率先进去了。
        接着是杰克他们逐个登场。当杰克这些外国人出现的时候,场内所有外国人一齐呼喊着他们的名字:
        “杰克!杰克!杰克!”
        “詹妮弗!詹妮弗!詹妮弗!”
        杰克他们对着同胞和老乡用力挥手,差点热泪盈眶。
        后来每位主创,不管是华夏人还是美利坚人,不管有名还是无名,好看还是不好看,走出来的时候都获得了大量的掌声和呼喊。
        主创走完之后,是各个前来支援的明星。
        有顾凡,有张子商,有小范,还有一些?#33041;?#21644;?#25105;?#37027;边请来的明星朋友。
        众人签了名,拍了照之后,就进到了影院里面。
        随后影院开放,观众凭票出场。
        不消一会儿,放映厅座无虚席。
        人满之后,电影还不会马上开始——主要的主创人员站在舞台上的时候,得先有个简短的采访。
        韩觉在台上,一眼把台下六百人尽收眼?#20303;?#20182;看到了一些表情严肃的影评人,看到了【朱门】那边的人,?#37096;?#21040;了坐于第二排的顾凡在向他挥手,看到了小范,看到了张子商,看到了小池,还看到了很多很多的粉丝,有他的,也有章依曼的。
        韩觉甚至看到了【W.I.N.5】的那四个老粉丝,韩觉?#20013;?#30528;对她们挥了挥手,依然引得她们一阵激动地回应。
        但韩觉唯独没有看到他今天最想看到的人。
        ?#33041;?#30340;边上有一个位置是空着的——她的粉丝来了,她却没来。
        主持人说:“让我们先请《时空恋旅人》的导演韩觉,来说几句。”
        现场马上响起了韩觉的名字:
        “韩觉!韩觉!韩觉!”
        这些观众有些是韩觉的粉丝,有些是韩觉的歌迷。他们有些不是长安人,之所以不远千里来来长安,就是为了给韩觉送上支持。
        “还请大?#20063;?#35201;喊了,我有点不习惯,”韩觉抛开脑中的思绪,用?#36136;?#21387;了?#36141;?#22768;,开着玩笑道,?#25300;也?#22826;习惯只有四百多个人一起喊我的名字。”
        台下所有人哄笑。
        气势一下散掉,也就真的不喊了。
        “你们现在到?#35828;?#24433;院,我希望各位忘掉我之前在真人秀里的形象,也放下我在音乐方面的所得,就在这两个多小时里,专专心心地看这部电影。当然,看完电影之后还是要把该记的记起来,该拿起来的拿起来。”
        韩觉举着话筒,身?#36865;?#25300;地站在几个美利坚人边上,穿着西装却一点也不?#22238;!?#21488;下的人看多了韩觉穿西装的样子,甚至会觉得那几个老外把西装穿得很不和?#24120;?#26159;假老外。
        “其他有关电影的东西,等你们看完电影,我们再讨论,”然后韩觉不等主持人继续问些什么,就介绍起了站在他边上的杰克:“这一位是我们的男演?#20445;?#29380;杰克。”
        把杰克推出去之后,韩觉虽然噙着笑,眼神却一直在台下寻找着什么。
        杰克拿起话筒,和大家笑着打招呼,一遍华夏文一遍英文。
        看着台下一片或陌生或玩味的目光,杰克说:“我跟大家一样,心里都有个疑惑——为什么韩导不?#19968;?#22799;人,不找明星,偏偏找我这个美利坚无名小卒来当男主角。后来我冒着失业的风险去问韩导,韩?#20960;?#25105;说,影视剧不需要明星,影视剧重要的是角色、人物?#24895;瘢?#20197;及是否能让人共情。”
        “我比?#20064;?#25260;杠,我接着问,不是明星的好演员那么多,为什么还是找我。韩导不?#22836;?#20102;,他说,”杰克顿了顿,模仿着韩觉皱眉的表情,和平淡的声音,说:“【一定要我说选你是因为你比较便宜这个事实吗?】”
        台下观众哈哈大笑。因为韩觉的话,也因为杰克几下?#24433;?#38889;觉模仿地惟妙惟肖,很显功力。
        接着轮到詹妮弗说话了。
        以前的詹妮弗在这种场合,意气风发说得最多,经过了近两年的沉沦,她握着话筒就先把韩觉感谢了一阵:“阔别银幕两年,今天站在大洋彼岸的这里,我有很多话想说,但最后只想感谢韩导……”
        韩觉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些话留着以后拿大奖了再说吧。”
        “最后,请我们的制作人来聊一聊。”主持人说。
        贾伦斯用?#32456;啤?#22103;噗】两声拍了拍话筒,然后放在嘴边,准备说点什么。
        观众目光集中在这个在影院里戴着墨镜的长发怪人,发现贾伦斯长久都没有开口说话。
        场面一时相当安静。
        就在主持人准备圆场接话的时候,贾伦斯开口说:“我站在现在这个地方,用了整整五年。在全世界没人相信我能拍出一部电影的时候,只有十一个人相信我。?#33041;⑺我?#35060;清、李承景……韩觉。这是我们的电影,?#38431;?#22823;家来?#27425;?#20204;的电影……希望你们?#19981;丁!?br/>  时间刚好到了九点半。
        在热烈的掌声中,韩觉他们从台上下来到第一排位置坐好,等待着电影的放映。
        电影即将开始,观众们自觉地把?#21482;?#35843;成了静音,调整好坐姿,摩拳擦掌地等着银幕亮起。
        韩觉坐到位置上以后,仍没有放弃搜索目标,一直往后看着。?#22836;?#19997;目光对上的时候,他会笑一笑。但?#33041;?#21364;知道,韩觉并不如外表那般平静。
        ?#33041;自?#38889;觉边上,问道:?#20843;?#26377;没有发消息给你?”
        韩觉摇摇头:“不知道,我?#21482;?#19981;在身上。”
        “你记不记得她号码??#27605;脑?#38382;,“用我?#21482;?#35797;试。”
        韩觉记得章依曼的号码。然而他用?#33041;?#30340;?#21482;?#21457;了短信过去,没有任何回应。
        韩觉握着?#21482;?#28145;呼吸。
        然而,直到放映厅的灯完全暗掉,银幕亮起来,章依曼也都没有出现。
        银幕上缓?#27627;?#36215;贾伦斯制作公司的标?#23613;?br/>  贾伦斯得意地左右看了看,结果却因为戴着墨镜,什么都看不清楚。
        正片已经开始,但韩觉根本没有心思看下去。
        【会不会迷路了?】
        【还是被粉丝堵住了?】
        【难道路上出了什?#35789;攏俊?br/>  韩觉脑子里闪过一幕幕不好的景象,整个人都要坐不住了。
        韩觉正打算跟身旁的贾伦斯请假,离席去找章依曼的时候,突然,一具温软的身躯弓着身子撞到了他的怀里。
        韩觉下意识就想把突然出现的东西顺势摔倒,但第二个下意识后发先至,他把怀里的人紧紧抱住,不让她滑倒。
        “哈,哈,哈……”一个微带喘气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大叔!我,我来啦~”
        “呼~”韩觉闻着那熟悉的味道,他紧紧抱着怀里的人,仰着?#28304;?#21628;出了一口悠长的气。
      可以使?#27809;?#36710;、←→快捷键阅读
      福建快3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