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c3pup"></nobr>
  •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衍墨軒小說網

      一三二章 脫胎換骨

      小說:上品衙內 作者:拖把1987 更新時間:2019-03-11 03:46
        提著哨棒的種大少、拿著水墨禪杖的魯達,握著鋼鞭的石寶、端著機弩的石遷,就連賈書申都拎了把樸刀在手,如同游戲各個職業齊聚首打副本一樣,眾人小心翼翼的向著武松這個大boss靠近,武松雖然還是一動不動,但幾位高手卻不敢有絲毫放松。
        突然武松那塊兒傳來“鐺啷”一聲,驚的眾人齊齊一跳,結果竟是武松手中的哨棒掉落在地,再看武二郎身子后仰眼看馬上也要跌倒,賈書申位置正好在武松側后方,急忙跑過去伸手頂住了武松,恰在此時武松口中也響起了如雷般的呼嚕聲。
        一眾漢子面面相覷,尷尬癌都集體犯了,種彥峰把哨棒丟在地上,手上的微微顫抖恰好也被掩飾了起來,“勞煩魯達阿哥把二郎送回去吧。”
        武松體格也是健碩異常,賈書申抬他還真有些費勁,魯達卻能輕松的將對方扛在肩上,種大少看著地面上多處破裂的青瓦石磚,不覺心里發苦!磚石都被破壞如此,武松的那根哨棒完好如初,足見對方將氣勁運用的已經如火純青,自己剛才真是太危險了……
        “各位兄弟也都早點休息吧!”種彥峰吩咐了句便向后宅走去,到了內院門口,種大少抬腳將門抵開,這會手上雖然恢復了些許知覺,但疼痛依然明顯,看著迎來的春梅秋菊,種彥峰指了指浴室,“幫我開門。”
        二婢看出種彥峰的情況異常,哪敢多問,立即開門讓把種大少迎了進去,麻利的幫種彥峰除去衣物,接著二女一人用水桶舀水一人給種衙內輕輕擦拭身體,身上多處被武松勁力所傷,觸碰之下肌肉都酸痛異常,但在女使面前種衙內也不會表現出來。
        先沖洗身子再泡澡是種大少的習慣,若不是國難臨近,種衙內早就發明淋浴和桑拿房了,全身浸泡在熱水中后身上的酸痛感終于消了一些,總算瞇上眼睛放松了下來。
        泡在熱水里,身上的酸痛感覺總算有所緩解,回想剛才的戰斗,自以為實戰經驗豐富的種大少發現自己原來還差得遠呢,切磋的再多在生死關頭卻未必管用,人往往只有在死亡的壓迫下能發揮出全部的潛能,剛才自己的表現在外人看來也許和平時差異不大,但其中真正的不同卻只有自己曉得。
        醉的恰到好處的武松簡直如同武圣人附體一般,出招沒有半點多余的動作,快、準、狠,全都發揮到了極致,而且對方將氣勁運用得簡直神了,那一根普普通通的哨棒彷佛被他用成了孫悟空的如意金箍棒一般,種彥峰當時都沒時間害怕,這會反而才開始擔心起來,那樣力道的一棒挨上一下恐怕就得交代了……
        閉上眼睛,剛剛打斗的場面在腦中不斷回放起來,每一次出招、躲閃,接招,好似一幀一幀的慢動作,種大少不斷的分解每一招一式的運用得失,還把當時的心態也重新模擬一番,以便將來遇到同樣的情況時自己不至于太緊張。
        不知過了多久,當種大少再睜開眼睛時身上竟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好似脫胎換骨了一般,這會身上的酸痛已經徹底消失,看看泡得有些皺的皮膚,種大少脫口問道:“我在這多久了……”
        “大半個時辰了……”春梅輕聲回答說道。
        種彥峰發現對方說話聲音竟有些虛弱,抬眼一看,只見春梅秋菊二婢秀發散亂,身上的衣服也早被汗水浸透,原來竟是不斷給種大少添熱水累的。
        種彥峰心里不由得憐惜起二女來,從浴桶走了出來,擦拭好身體后才吩咐道:“辛苦你們了,出了一身的汗,你們趕緊也洗洗吧……”
        “婢子們伺候主子是應該的,我們哪里配在這沐浴!”秋菊恭恭敬敬說道,主子憐惜是主子的事情,但做下人的也要有自知之明。
        “又不是沒在這洗過,一起在木桶里洗的次數還少嗎!”種彥峰調侃了句讓二女臉色瞬間紅潤了起來,見她們依舊沒有行動的意思,種大少一邊準備離開浴室一邊彷佛隨口道:“一會誰先洗好了就來服侍我,可別讓我等的太久了啊!”
        種彥峰出門的時候已經聽到了細細索索衣服脫落的聲音,然后是她們沖洗潑水的聲響,種大少笑了笑沒有說話,徑直回到了臥室躺下,二女沒讓他等的太久,一刻鐘都不到就聯手來到了臥室里。
        既然進門不分先后,種大少當然不會厚此薄彼,大被同蒙,激戰上演,等到偃旗息鼓時已經是深更半夜,三人皆是精疲力竭,種大少更直接呼呼大睡了過去。
        白天先后在遇仙樓和礬樓折騰一天,晚上又是連番的惡戰,種大少這回真是累極了,一覺直接摟到中午,醒來的時候發現床上的兩位佳人早已將一切收拾妥當,種彥峰在春梅秋菊服侍下換好衣服,洗漱得當才走出房間。
        “讓人給我去太學請假了嗎。”種大少出門站在院子里曬著太陽,他感覺生活就該如此,逛最高級的窯子、下最頂級的飯館,練練拳腳,再享受下美人香榻,人生還夫復何求呢?
        “姚姑娘……,哦,姚公子早上來過,賈書申賈總管說您昨晚切磋武藝累的狠了,沒辦法去太學,正好勞煩姚公子幫您請了個假!”姚蘭芝女扮男裝的事春梅和賈書申等人都是知道的,春梅秋菊也清楚,姚姑娘很可能是她們未來的主母大人,和主人睡覺后還欺騙主母,感覺還挺別扭的!
        “呵呵,姚兄弟信了嗎?”種彥峰也有種背地里偷人的莫名感覺,尷尬笑了笑問道。
        “前院地面破裂的情況誰見了都不由得不信,姚公子還挺擔心您的,聽說您沒事后她才離開……”秋菊接茬說道:“那個,前院還有客人在等您,是林家娘子和張老教頭……”
        “哦!”種彥峰知道林娘子肯定是為了丫鬟錦兒的事情來的,本來以為給點銀子把人贖出來也就罷了,沒曾想逍遙洞內部也幫派林立,如今銀子花不到刀刃上,崔道成這枚棋子入行太晚,一時半刻也派不上用場,事情反而是不好辦了……
        這林娘子也是執著,當然也能看出對方確實無計可施,煩是煩了點,但林娘子這份對下人的情意還是蠻讓人敬佩的,再則林娘子長得也確實養眼,忙能不能幫另說,美人該見還是得見見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福建快3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nobr id="c3pup"></nobr>
      2. <code id="c3pup"></code>

          <label id="c3pup"><sup id="c3pup"></sup></label>

        1. <mark id="c3pup"></mark>
          <td id="c3pup"><menuitem id="c3pup"></menuitem></td>
          江西时时软件lm0 福建31选7开奖查询 福建体育彩票36选7走势图 乐彩3d论坛手机17500 足彩胜平负公式 秒速时时开奖 pc28在线开奖组合预测网 重床时时彩历史开奖结果 快乐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老时时最近号码